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定边采风 >> 阅读文章

李季的三边情缘

2010-12-08 11:27:36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32

•王治虎•

  1943年初春,在中国西北部黄土高原的丘陵沟壑中,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迎着西北风在蜿蜒崎岖的山路前行,他不时回过头问同行的脚户老乡,“三边在哪里?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个年轻人就是刚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结束学习,被安排到陕甘宁边区三边分区靖边完小教书的李振鹏,也就是后来成为中国新诗杰出代表的著名诗人李季。

  当时,他的处女作——一篇名为《在黎明前的黑夜里》的通讯刚刚在《解放日报》发表。在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对于一个充满革命热情和文学梦想的年青人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鼓舞。他就像一只刚刚振翅便迫不急待想要高飞的雏鸟,正在用新奇的目光找寻着可以放飞自己梦想的一片天地。

  一天中午,当他爬上最后一架山顶,看到眼前一望无际金黄色的大沙原犹如浩瀚汹涌的大海一般扑面而来时,他被眼前的奇景震撼了,他禁不住放声叫了起来,他知道这就是三边了。然而,他一定不会想到眼里这片苍茫辽旷的土地,竟会点燃他满腔的诗情,竟会成为他永远无法忘怀的牵挂。

  初到三边的李季,一边工作,一边练习写作。在短短5个月的教书生活中,先后完成了小说《退却》、诗歌《生活在春天的孩子们》和散文《寄八连的同志们》等习作。就在他不断探索着自已的文学之路时,一次去学生家的访问,使他“意外”地听到了信天游那抑扬优美的吟唱,他再次被震惊了。他在《我是怎样学习民歌的》一文中说:“我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单纯易解而又深刻感人的东西。从此,我对民歌发生了强烈的兴趣。”

  1943年8月,李季被调往三边地委的所在地定边进入整风训练班参加整风审干。次年春,被安排在三边专署教育科工作。在此期间,他有了更多机会接触根据地群众。工作中,他背着挎包,跑遍了三边沟沟坎坎。然而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被那粗犷嘹亮的信天游所吸引。

  “清水水鸭子混水水鹅,我把哥哥送过河……”

  “脚踩着石头手扒着墙,眼泪滴在红鞋上……”

  “二月里韭菜整把把,忘了你的人样忘不了你的话……”

  当这些淳朴优美、感情真挚的信天游,从边墙(长城)外、崖畔上、井台边、沙柳丛中飘来时,他便迫不及待地掏出纸和笔,一边听,一边记,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他完全沉醉在了信天游那或清新质朴、或高亢悲壮、或缠绵哀婉的歌声与故事中了。在他看来,他发现了一座宝藏,那是能真正震撼人心的诗的海洋。
收集的越多,就越着迷。有时他会悄然地跟在骑驴赶骡的脚户们的队列之后,傍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长城,行走在黄沙连天的运盐道上,倾听他们拉开尖细拖长的声调,唱着时高时低的信天游;有时他会轻轻隐于一丛深绿的沙柳背后,听那些掏野菜的农妇们的纵情歌唱;有时他会长久地伫立在农家小屋的窗口外,听那些盘坐炕上做针线的妇女的独声吟唱……。他说“假若唱者丝毫没有觉察到你的眼睛,他(或她)放开喉咙,一任其感情信天飘游时,这对你来说,简直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于是,在信天游的唱和声中,性格开朗的李季,与淳朴豪放的三边人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穿上了三边人常穿的市布对襟小褂,盘腿坐在火炕上,吸一锅子老乡递来的老旱烟,和三边的婆姨们用信天游斗一回歌……而后,在一片爽朗的笑声中,他成了地道的三边人。

  1944年秋,李季根据陕甘宁边区破除迷信模范、定边县卜掌村农民崔岳瑞的真实事迹,编写了一个唱本《卜掌村演义》(此文后在1946年秋的《解放日报》上发表);1945年夏,他以三边人民在灭蝗工作中破除迷信为内容,写了一篇章回体小说《老阴阳怒打“虫郎爷”》,同年9月在《解放日报》发表。

  在他继续坚持着自己文学创作的同时,他从没有停止过对信天游的搜集。在三边5年多的工作经历中,他先后搜集信天游3000余首。而每一首信天游背后,都有着一段动人的故事。这些歌声,这些故事,早都深印在了李季的心里。他在《〈顺天游〉辑者小引》中这样写道:“这些‘萌芽状态的文艺’,大大教育了我,从这些美丽感人的优美诗句中,我得到了难以估量的教益。”

  正是三边的信天游给了他诗歌创作的灵感,更是三边人坚强不屈的生命力给他打开了一眼永不枯竭的艺术之泉。经过两年的积累和酝酿,在1945年冬天一个寒冷的晚上,他望着眼前小青油灯一闪一闪的火焰,三边老汉、婆姨、大姑娘、小伙子的喜与悲、爱与恨,一下子全闯进了他的脑海,于是满腔的深情与诗情交织在一起,如决堤的潮水一般喷涌而出了。他要用信天游唱出三边儿女的爱恨情仇,他要用最深情的语言讲述三边人民壮烈的斗争历程。这首诗便是唱红了三边、唱红了边区、唱红了全国的长篇叙事诗——《王贵与李香香》。

  1946年夏,这首长诗以《太阳会从西边出来吗?》为题,在《三边报》上发表,立即受到三边人民的喜爱,改编成剧本演出后更是引起轰动。同年9月,该诗在《解放日报》连载,标题改为《王贵与李香香》,李季和《王贵与李香香》随即声名大振。时任中宣部部长的陆定一称其为“新诗歌的方向”,茅盾称其“是一个卓绝的创造,说它是民族形式的史诗也不过分”。

  这时李季刚刚接任《三边报》报社社长一职。而此时国民党已公然挑起了内战,扬言要大举进攻陕甘宁边区。为了发动人民进行备战,李季在《三边报》上连载了一组激励人民起来保护边区幸福生活的诗歌。1947年4月3日,马鸿逵侵占定边县城,《三边报》社同三边地委、定边党政机关撤往定边南部山区。在此期间,为了鼓舞群众对敌斗争,李季用唱本形式写了《閤家英雄传》,印成油印小册子,随同《三边报》一同发放到敌占区。1947年秋、冬,在对敌斗争最艰难的时候,《三边报》也一直没有停办,成为广大干部、战士和群众了解战情、鼓舞斗志最有力的窗口,受到了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的赞扬。

  1948年,李季怀着无限的眷恋离开了三边,随军到达延安。他忘不了三边人民的深情厚意,忘不了三边的小米饭和酸菜,更忘不了与三边人民一同战斗生活的日日夜夜。此后他继续用手中的笔抒写着时代的诗篇,而在他很多优秀的诗作中,我们仍能找到三边人的影子和他对三边人民永远不变的情感。

  千里的黄沙连山川,好地方还数咱老三边。

  亲不过爹娘的一片心,三边是咱的命根根。

  这是怎样一种深挚的情感啊!建国后,他曾不顾自己的病体与远途的颠簸,三次回到三边。然而,在1980年初春的一个早晨,当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洒在一位坐在案前的老人的脸上时,他激动地说:“三月草长,家乡的毫瓜瓜、沙蓬草也一定遍野萌发、满川青翠了。我写完了这一篇,真想回去看看呢。”在他面前展开的稿纸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三边在哪里”。

  他终没有如愿再次回到他日思夜想的三边,就在他的《三边在哪里》还没有写完的时候,病魔便过早地夺去了他的生命。

  在他的遗作中这样写道:“是的,我是深深地爱恋着三边的。我爱三边沙原绿格臻臻的沙柳丛,我爱勤劳淳厚的三边人。‘一曲信天游,梦魂回三边’,就是在相隔30多年之后它仍不时地出现在我睡梦里。像磁石招引铁屑,像游子怀念母亲,三边一直在吸引着我的心。三边哪,它是我实实在在的第二故乡。”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三边人民,正像三边人民从来不曾忘记过他一样。他在三边的生活战斗经历和不朽诗作,将在三边人民的口中代代传唱。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上一篇:定边解放始末
下一篇:毛乌素奇观

相关文章

2010-12-08 11:28:53
2010-12-08 11:28:33
2010-12-08 11:28:12
2010-12-08 11:27:36
2010-12-08 11:27:15
2010-12-08 11:26:47
2010-12-08 11:26:21
2010-12-08 11:25:2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