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09年要目 >> 阅读文章

归国钱学森

2010-12-08 11:30:53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83

•李鸣生•

  35年前,我在西昌发射基地当兵。那时,发射基地正处创建初期,急需科技人员,便选拔了部分战士送到“教导大队”突击培训。我阴差阳错,也被“选”进“教导大队”培训。大约记得是1977年10月的一天,我在教室听老师讲数学课,正听得索然无味昏昏欲睡,突然进来一群领导,接着为首的一位领导指着身边一位中老年男子介绍说,同学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钱学森!这次他到基地来视察发射场的情况,顺便来看望大家一下,大家欢迎!说罢领导带头鼓掌,我们立即响应,掌声好像比哪一次拍得都响。

  钱先生从小在我的脑子里是一个神话,一个传说,现在突然一下子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简直不可思议,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当时坐在第一排,不仅能近距离地目睹钱先生的尊容,甚至还能听到钱先生的呼吸。钱先生身着灰色中山装,身材并不高,更谈不上魁伟;但言谈举止,却显得十分文气,非常儒雅。钱先生随后给我们讲话,时间大约只有短短10分钟,大意是将来这儿要发射火箭卫星和飞船,很需要技术人才,希望我们好好学习文化基础知识,将来成为国家的人才,为国防建设做贡献。我至今还记得钱先生最后说的一句话:数学非常重要,它是一切科学的基础,一定要学好数学!可惜我天生就不是一个学理科的料,后来还是弃工投文,舞文弄墨,当了作家,辜负了钱先生的期望。

  钱先生这次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有两点,一是他的脑袋。但凡亲眼见过钱先生的人,恐怕都很难忘记钱先生的脑袋。钱先生的脑袋硕大,感觉中略呈方形;尤其是额头,非常宽阔,而且发亮。你很难说清他的脑袋具体是哪点与众不同,但给你的总体印象就是与众不同,仿佛藏有一座智慧的金山,又像装着一组成功的密码,整个脑袋似乎都长满了天才的花朵与知识的森林,甚至连每根头发丝都是一棵聪慧的大树;二是他的声音。钱先生说话时柔声细气,调子偏低,节奏很慢,平静而随和,大度而超然,颇像悬于江南水乡之上的一根琴弦,轻轻弹奏着一串串美妙的音符,甚至我还从中听到了一种女性的细腻与温柔——我不知道我的这个感觉对不对,但当时的感觉就是这样。

  我第二次见到钱先生,是10年之后,即1987年。这一年我为中央电视台一部电视片撰稿,采访了钱先生。这次采访因是专为电视片所用,事先又设定好了题目,所以谈话时间不长,问题也不多,令我深感遗憾。10年过去了,钱先生不再仅是一位科学家,而还是一位身居要职的高官,其地位和年龄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而我,也不再是当年的“新兵蛋子”,感觉与10年前自然也大不一样。这次钱先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说话同样很轻,很柔;但感觉中非常谦虚,非常谨慎,每每忆及“两弹一星”的历史,他很少谈及自己,而总是说,这些成绩都是党和人民的功劳,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至于我个人,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

  我第三次“接触”钱先生,是在电话里,时间是1995年。我写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的长篇纪实文学《走出地球村》在《当代》发表后,引起一点反响。我第一次在书中写到钱先生,有些问题在观点上有我个人不同的看法。由于此稿发表前未请钱先生审阅,发表后我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忽然有一天,接到一位陌生男子的电话,说他是钱学ɬ的秘书。我当即大吃一惊:坏了!肯定是钱先生有意见,找上门来了?后来钱先生的秘书说明来意,我才知道,Ô¬来钱先生在《当代》看到了我写的《走出地球村》,让秘书打电话问问作者,书在哪个出版社出版?啥时出版?钱先生的秘书还说,钱老看了文章后很高兴,说“东方红1号”卫星上天25年了,这段历史总算有人写出来了!是件好事,很有意义。钱老还让他复印了10多份,先送给一些老专家看看。听罢此言,我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对钱先生又多了一份理解。

  我第四次“接触”钱先生,是在书本上。2000年,我在解放军出版社任科技部主任,主编一套中国科学家传记丛书,其中一本便是钱先生的。其实早在1995年,我就打算写《钱学ɬ大传》,并做过一些准备和采访。但后来没进行下去,Ô¬因有二:一是书稿要送审。我这人很怪,自从1990年我的第一部长篇《飞向太空港》被某部“审查”了一年多最终束之高阁后,只要提起“送审”二字,就会条件反射,反感头疼,甚至厌恶至极;二是钱先生¾¬历曲折,历史复杂,所做之事,皆为国家大事,且许多事情,与国际机密紧密相连。因此要想对钱先生客观立传,公正评价,很难,也不是时候——采访中不少专家对此都有同感。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2009-12-21 15:10:47
2009-12-21 14:36:05
2009-12-21 15:32:21
2009-12-21 15:09:01
2009-12-21 14:25:35
2009-12-21 09:54:22
2010-12-08 11:32:03
2010-12-08 11:31:1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