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09年要目 >> 阅读文章

一位老人和一座城市的传奇

2009-12-21 15:32:21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543

——小平同志与深圳特区

•吕  雷  赵  洪•

深圳与邓家的亲情

  7月29日,邓小平夫人卓琳在京逝世,享年93岁。

  《深圳特区报》刊发消息:噩耗传来,深圳人民无不感到万分悲痛。

  8月8日,深圳市领导专程赴京,代表深圳人民沉痛悼念卓琳同志。

  与中央媒体所发布消息不同的是,深圳媒体强调邓家与这个城市的特殊关系,表明了邓家与深圳的“亲情”。深圳敬献的花圈摆放在显要位置,全国各地能以亲情示哀的,只有深圳一城。

  消息特别提到:“刘玉浦(深圳市委书记)表示,小平同志每次视察深圳,卓琳大姐都相随相伴。深圳人民对小平、卓琳两位老人家,始终满怀感恩。”

  小平夫人的逝世让这座不断缅怀小平同志的城市更为怀念他老人家……小平逝世10周年忌日时,数十万鹏城百姓涌向莲花山小平塑像、红岭路小平画像及他当年两次南巡留下的每一处值得纪念的地方。

  “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深圳中医院的老医生谢寿昌指着小平塑像告诉自己抱在怀里2岁多的小孙子。老人挤进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置,赶紧招手将自己的家人都叫过来拍照,“我们每年这一天都会来。感谢小平给我们带来幸福,给深圳带来美好的今天。”

  自毛主席、周恩来之后,没有哪个中国领导人能受到百姓如此长期膜拜,也没有一个城市市民群体对国家领导人能这样自发地进行纪念活动。他们把小平看作是为这座城市签发出生证的人,是“催生”并命名了这座城市的人,是长期呵护他们家园的守护神。

  直面边界的拷问

  当年,正当改革的先行者们小心翼翼试图突破禁区,在极有限范围内酝酿特区能不能搞的时候,潮水般的百姓出其不意地用脚板参与了一次“投票”。

  1979年5月6日,来自惠阳、东莞、宝安80多个乡镇的7万群众,像数十条洪流,黑压压地扑向深圳,两个海防前哨不到半小时就被人山人海吞噬了。

  这场惊天骤变是一则谣言所引爆的。谣言说,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当天,香港实行大赦——凡滞港人士可于三天内向政府申报成为香港永久居民。深圳还在当日 “大放河口”,允许群众自由进出香港。

  一位72岁的深圳土著,说起这一幕时不胜唏嘘:1979年5月7日,毗邻香港的20公里海面上,漂浮着数百具尸体。

  “谁也无法统计,有多少人将生命作了这海湾的祭献。”当天,老人从派出所领到了750元葬尸费——在他埋葬的50具尸体中,有4具是他的亲人。

  1949年10月19日,神速南下的解放大军挺进至罗湖桥头嘎然止步,深圳获得解放。由于中英交恶,双方于1951年封锁了边界。随后的20年里,深圳共出现4次大规模越境“冲卡”群体事件。

  第一次是1957年,实行公社化运动期间,一次外逃5000多人。

  第二次是1961年,经济困难时期,一次外逃1.9万人。

  第三次是1972年,外逃2万人。

  第四次是1979年,撤县建市初期,有7万多人沿着几条公路成群结队地拥向边境线,伺机越境。最后外逃3万人。对于只有11万劳动力的宝安县来说,这是一次空前的大失血。

  小规模的偷渡越境更无日无之。官方数据说,历年来参加外逃的计有119274人次,其中已逃进港的有60157人。一名叫刘宝树的本地老人却对上述数字表示怀疑,据他估计外逃成功者至少有30万人,参与逃港者不下100万人。

  “中国改革实践第一人”袁庚回忆说,那时,港英当局每天从文锦渡押回的非法越境外流人员就有400-500人。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相关文章

2009-12-21 15:10:47
2009-12-21 14:36:05
2009-12-21 15:32:21
2009-12-21 15:09:01
2009-12-21 14:25:35
2009-12-21 09:54:22
2010-12-08 11:32:03
2010-12-08 11:31:1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