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09年要目 >> 阅读文章

中国农民到俄罗斯种地去

2009-12-21 14:36:05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9261

•泽  津   李  林•


  俄罗斯联邦位于欧亚大陆北部,面积达1710万平方公里,人口1.482亿,境内有辽阔的平原、广袤的高原、巍峨的山脉和茂密的森林,它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可是,近年来,俄罗斯人口每年约减少70万人。人口本来就不多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情况更为严重。以远东地区为例,过去有800万人口,现在只有600多万,相当于每平方公里1人。

  1991年初,中国的“倒爷”们,以蜂拥而至的态势涌进了俄罗斯,他们把中国境内的工艺品、副食品、轻纺工业品,如同“蚂蚁搬家”一样,投入到俄罗斯市场。俄罗斯的钢材,俄罗斯的木材,也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

  可是,事隔不到三年,中俄民间贸易活动由“发烧”降至“冰点”。中国“倒爷”们的“狂热”没有了,只有残存的商品,和无人问津的店铺。有的“颗粒无收”地回到了国内,有的“伤痕累累”地期待着卷土重来,还有的茫然地徘徊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头脑聪慧的中国“倒爷”大军里,有几位是黑龙江省境内的农民。他们独具慧眼地瞄准了俄罗斯境内的西伯利亚、远东地区大量荒芜的土地。带着试试看的心理,凭着近些年俄罗斯境内的人脉资源,他们很快在那里开垦了大量的土地,种植了大豆、玉米。随即,他们又盖起了蔬菜大棚。搞起了对俄承包工程和各种劳务合作,从事着当地俄罗斯人不愿意干的、低报酬、繁重的体力劳动。
这些人现在的处境如何,他们是发达了还是落魄了呢?

农民穆大国的故事
 

  他,就是年近50岁的东北硬汉穆大国。顶部花白的头发,尽显沧桑。两道浓浓的眉毛,似倒竖的利剑。炯炯有神的双眼,还闪着不灭的光芒。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刀刻斧凿,让人看到了他内在的不屈。这时,他紧闭着双眼,向人们讲述了一幕幕难以忘怀的往事——

  追梦与分别

  穆大国,出生于黑龙江省望奎县的农村。因为家境贫穷,中学还没有念完就回到生产队参加劳动。劳累了一年,每天的酬劳还不到一角钱。在父母和亲属们的撮合下,穆大国还不到20岁,就借债5000元,将一个外大队的姑娘迎娶到家。

  新婚的那一天晚上,父母坐在昏黄的油灯下,唉声叹气地流着眼泪。穆大国轻轻地走了过去,坐在父母面前说:“爹,妈,你们二老不要伤心,我一定会用我的这双手,还上这些债的!”

  父亲慢慢地抬起头:“孩子!你有什么打算?”

  穆大国果断地回答:“等过完春节以后,咱们分家!”

  “分家?”父亲听后大吃一惊,连连地摆手:“不行!不行!”

  穆大国认真地说:“我知道你们二老觉得脸面上很不光彩。可我的意思是,分家时,我把家中所有的外债,全都摊到我的头上,我不能让父母、弟兄为我担忧。”

  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穆大国与父母分家了,他只带着新婚时的一对木柜、几件衣服,领着妻子,到外面租房住去了。分家以后,穆大国利用收工休息之际,为生产队拾捡了2万多斤粪肥,再加上他天天不落地参加生产队劳动,当年就还上了1500元钱的外债。

  穆大国的勤劳肯干,深得村民们赞赏。不到两年时间,他被选为生产队队长。第3年,他被选为大队大队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绿了穆大国心中这片荒芜的土地。这几年,他率领全村人“征服北大沟”、“开垦东洼荒”、“修筑拦河坝”、“汗撒通乡路”。他的业绩,有口皆碑。经过5年的艰苦奋斗,穆大国所领导的“贫穷村”,人均收入已在全镇中名列前茅。

  有一天,镇党委、政府召开“进一步放手发动群众,尽快消灭贫穷死角”的动员大会。当他开完会刚要返回村子里时,邻村的书记将他约到了镇兴隆饭店。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畅谈着今后农村的发展形势。继后,这位邻村书记慢慢放下了筷子:“大国啊,你想不想成为百万元户?”

  带着几分醉意,穆大国随口回答:“那谁不想啊?!我就连做梦都想。可惜呀!那都是梦想!”

  邻村书记用胳膊碰了一下穆大国,眨巴着眼睛:“我可告诉你,你我发财的机会来了!你知道俄罗斯,那个老毛子的地方吧?!”

  穆大国轻蔑地一笑:“你是不是喝醉了?!怎么喝着喝着,扯到老毛子身上了?”

  邻村书记瞪着红红的眼睛:“你听说逊克县有一个农民叫高大强的人吧?!这小子自己到俄罗斯那边儿,承包了好几万亩土地,一下子搞大发了!你想都不敢想,这小子还将乡亲们带到俄罗斯种西瓜、洋葱、大豆,已成为百万元户了!”

  穆大国根本不相信:“算了!算了!你是不是喝多了,尽说一些醉话呀?!一个农民,到俄罗斯种地几年成为百万元户,谁信呀?”

  邻村书记用手压住了穆大国的胳膊,认真起来:“大国,我可告诉你,我说的话可都是千真万确的,一点虚的都没有。我准备后天动身,到逊克县高大强那里去考察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你要是有意的话,就随我一同去。一路上所有的差旅费我负责。看成了,别高兴得太早;看不成,也就是搭上几天的工夫。你看,可不可以?”

  第二天,穆大国将电话打到了邻村书记那里,表示:是真是假,看了再说!

  第三天,穆大国和邻村书记一起,以“到黑河考察项目”为由,到镇政府请假一周。然后,两个人从绥化出发,乘坐发往黑河的火车。他们在黑河火车站旁一个小旅店住下,次日又乘坐客车,一路颠簸地来到了逊克县,来到了边疆村,来到了高大强家。

  他们走进高大强家时,高大强和他的父亲都没有在家,全都去俄罗斯了。高大强的母亲告诉他俩:“我们这个边疆村几乎都是空空荡荡的,凡是强壮劳动力,全都跟着我儿子去俄罗斯了。你们想要找他,那就等到秋季吧!一入冬,他们就回来了!”

  穆大国和邻村书记又来到村委会,村书记笑呵呵地倒着茶水:“如果在国内打工,路费得自己掏,还不敢保证年底能拿到薪水。可高大强的承诺,对于我们这些村民来说,无疑是一支定心针啊!现在,我们一部分村民卖掉了村里的房子,在逊克县城购买了楼房。在高大强的带动下,我们边疆村前往俄罗斯的菜农,几乎都成为老板了。少说50万元的,最多说100万的,人数还不少呢!我就告诉你们吧!只要你进入俄罗斯,就能赚到钱,就能当上老板!”

  离开了边疆村,穆大国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在想:我有一个亲属,家住在佳木斯市的抚远县城,如果这个亲属能帮上我的忙,那么,我去俄罗斯“淘金”岂不变成现实了吗?!

  穆大国的办事速度是惊人的,当天返到逊克县城时,他就给抚远的亲属打去了电话。在电话里,他的亲属一再表示,进入俄罗斯可以,但是,在那里种地,能不能赚到钱那可是说不准的。

  穆大国一再地发问:“你能保证我们进入俄罗斯吗?你能帮助我们找到俄语翻译吗?”

  当亲属肯定答应下来时,穆大国当即决定,连夜向抚远县进发,邻村书记坚决支持。于是,两个人从逊克县出发,经过两天的长途客车颠簸,终于来到了抚远县浓桥镇。就在当天的欢迎家宴上,穆大国只喝了半瓶啤酒,便急于与俄罗斯翻译见面。亲属无奈,只好找到了俄语翻译。次日,他们一行3人办理了7日游的旅游护照,在抚远县口岸登船,来到了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市。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相关文章

2009-12-21 15:10:47
2009-12-21 14:36:05
2009-12-21 15:32:21
2009-12-21 15:09:01
2009-12-21 14:25:35
2009-12-21 09:54:22
2010-12-08 11:32:03
2010-12-08 11:31:1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