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09年要目 >> 阅读文章

中国式总理

2009-12-21 15:10:47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632

•陈启文•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凛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
……
     ——摘自温家宝的诗:《仰望星空》

 

记忆:平常的日子,一个平民化的总理

  老爷子。很多人都私下里、在心里这样叫他。

  在这样一个权力依然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国度,中国人还很少这样叫一个身居高位的领导人,一位共和国总理。他亲切而质朴,有着温和的声音,他的微笑和忧伤的眼神,很容易让你忘掉他的身份,甚至会不知不觉把从心底里悄然抹去。老爷子,这称呼里透着一种亲昵,一种怜惜,你更像叫自己的一个亲朋,甚至就是叫自己家里的一口人,一位长者。

  老爷子,已经60多岁了啊。

  他还在到处奔波,在一切最需要他的地方。这是一个你很可能从未当面见过但却非常熟悉的身影。当他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眼神里可能饱含着惊奇,但你肯定一点都不会慌张,你看见他,那样平易近人地对你微笑着,一个平民化的总理,一种属于平民的微笑,一个永远都不需要你举头仰视的人。

  或许,当他已经走到了你的面前,你都不敢相信,是他?真的,是他吗?

  ——那是2001年7月,苏北。宿迁。洪泽湖畔,一个又闷又热的夏天,人们的心都要热得跳出来了。然而,这正是庄稼生长得最热烈的季节,一望无边的农田里,农民们正在骄阳下挥汗如雨地忙活着,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干部装束的人正踩着田埂走近他们。直到那人走得很近了,听见他的脚步声了,有人才抬头瞟了一眼,很快又埋头干自己的活了。那个人却主动跟他们打起了招呼:“老乡啊,你们辛苦了!”但那些农民显然对现在的一些干部没有多少兴趣,有个记者给这些农田和农民们拍照时,一个妇女扯着嗓门喊,“拍,拍什么拍啊,拍这家伙有啥子用啊?能当饭吃啊?”听到这话,那干部模样的人已经走到了那个妇女跟前了,他笑着说,“大姐,你有什么烦心事情跟我说说……”那个妇女愣了一下,她看清楚了,这个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有几分儒雅的人,微笑着,让人感觉到几分亲切,她还看见了他鞋子上、裤脚上沾满了青黑色的泥巴,但她显然还没有认出这个走到自己眼前的人是谁,她愣了一下,只是觉得这个干部模样的人和别的那些当官的不大一样,没有官样。犹豫着,她的胆子变大了,慢慢地,她便竹筒倒豆子般,把现在农民的负担有多重、这样的上缴那样的摊派有多少、那些乡干部有多凶……一股脑儿地全都倒了出来。她一边数落,一边用袖子去揩拭脸上的汗水。这鬼天气,连说话时,脸上也洒着汗滴。

  虽然这位农村普通的妇女不知道来人是谁,但那个倾听的人内心清醒地知道,他是国家的总理啊。他一直在不停地点头,沉重地点头,等到这妇女发泄了一通之后,他才将沉重的头昂起,若有所思。他打内心里高兴,一个农民,不再只有对命运的顺从,而是敢于把自己对社会的某些不满说出来,这是一种觉悟。他之所以要特意绕开当地的政府官员,时常越出预定的路线,深入到农民的田间地头,走到农民的身边,就是为了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听听农民的真话,掏心窝子的话,这样,才能让一个国家的决策更加清醒。他知道,这凶巴巴的乡下女人说出的都是火辣辣的大实话,这让他的心情和脚步一样越来越沉重。宿迁这地方,自古就是个好地方啊,这里是世界生物进化中心之一,也是人类起源中心之一,被誉为地球上的生命圣地,这里发现了距今1000多万年的长臂猿化石,是亚洲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古猿化石。在淮河岸边,还有下草湾人文化遗址,5万多年前这里便有先人临水而居,生生不息,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五次驻跸宿迁,赞叹宿迁为“第一江山春好处”,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好地方,农民的生活还这样艰苦,负担还这样重,他心里难受啊!

  他走了,他走过的地方,土路上扬起着干燥已久的灰土。在他身后,留下的是一行蜿蜒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这样的脚印,让你感到有什么压在他心中,沉沉的。

  这人……是谁呢?这乡下女人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后来,她看了电视,她的心怦怦地跳起来。老天,那是温家宝,中央领导!她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害怕了一个晚上。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一个乡下女人,竟然冲着一位中央领导发了那么大的火。

  她其实没必要担心,很多事,就是在一位人民总理走得离人民越来越近的脚步中逐渐得到了升华,才能让这些农民久远的渴望变成了现实。

  说到这些,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张虎林充满敬佩地说:“家宝同志在当总理以前就一直主管农村工作,他对农村工作不仅很熟悉、重视,并且对农民很有感情。家宝同志每年都要深入农村搞调研,那是经常的事。他搞调研有一个特点:每次下乡不是按照地方政府或是党委给他安排好的路线去考察,而是随时改变路线,或临时让车中途停下来。这样的好处就是能真实地了解到农民的情况,把地方政府的人搞得措手不及。他这种办法是经常的,所以对地方情况比较熟悉。中央领导到农村考察,有时要了解到真实情况也不容易。例如看到粮食堆积如山,却可能是从别的粮库临时调来的。这类情况家宝同志心知肚明。所以,他才有了‘惊人之举’。”

  惊人之举!当老张说出这样一个词,让我内心震动了一下。而在一个大国总理做出这样的“惊人之举”的背后,又有多少值得我们反思的东西?

  在江淮大地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版本的民间记忆。有一次,温家宝在安徽检查禽流感疫区,他把每一个角落都很仔细地看过了,谁都知道,禽流感是可能传染给人的,等总理看得差不多了,陪同他的当地干部便催他赶紧离开,但总理却转过身,眯着眼,朝着另一个方向默默注视了良久。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庄,总理还想到村子里去转一转,去看看那些农民兄弟。结果,这一转,又转出了许多事来。这一次,农民们一下就认出了他,啊,总理来了,温总理来了!一阵风,整个村子都知道了,那些浑身散发出汗腥味儿的农民,热乎乎地一下把总理团团围住了,这些农民宽阔粗糙的肩膀上,有的还背着柴草,有的还掮着锄头,还有些农家女人刚从灶屋里出来,腰缠着一块油乎乎的围裙,在牛羊马粪和柴草的烟熏味中,他们簇拥着总理,人民总理,一下处在了零距离,这种零距离的生命体验,中间甚至连一个逗号都放不进去,这才叫人民总理啊!总理让他们有什么说什么,这些农民七嘴八舌一下说开了,有说修路的,有说占地的,还有反映拆迁的……这些七七八八十分琐碎但却具体的事情,实在不应该由他一个总理直接来过问的,但他高兴的是,这些农民都敢于向他说真话。一个农民抢着说:“总理我能提个问题不能?”他说:“行!”这个农民向他反映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附近的厂子把水都污染了,现在村里连井水都不能喝了!听到这个情况,那些陪同总理进村的当地干部赶紧抢着回答:“这个问题,交给我们,我们来解决!”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2009-12-21 15:10:47
2009-12-21 14:36:05
2009-12-21 15:32:21
2009-12-21 15:09:01
2009-12-21 14:25:35
2009-12-21 09:54:22
2010-12-08 11:32:03
2010-12-08 11:31:1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