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0年要目 >> 阅读文章

爱心洒遍天安门广场

2010-12-08 11:44:33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647

·陈贵信·

清晨,东方的天空微露鱼肚白,一位古稀妇人一手拎着塑料袋子,一手握着竹木夹子,精神矍铄地朝天安门广场中央走来。

“大妈,您早!”执勤的解放军战士郑重地向她行着军礼。

军礼向一位普通的平民百姓庄严致行,这在我军83年历史上鲜见罕有。

雄壮的国歌声在广场中央奏响,庄严的升旗仪式开始了。老人放下手中的家什和活计,朝着天安门方向肃穆而立,两眼注目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心中潮起一股热浪。无疑,她是十三亿同胞里观看升旗仪式最多的人。

她叫刘玉珍,是来这儿义务捡拾垃圾的。

睹物忧思,难搁广场垃圾事

1994年,刘玉珍有了外孙、外孙女,一对可爱的龙凤胎,还不到一岁。闺女、姑爷忙着上班,这看外孙子的活便自然成了她退休后的“再就业工程”。于是,她便来到家住前门附近的闺女家。

时值初夏,早饭后,那小公母俩各忙各的去了,她跟那俩宝贝也不能光捱家呆着哇,这地儿离天安门广场不远,那儿宽阔、敞亮,阳光好,空气新鲜,还有放风筝的,捱那儿玩玩不错。于是,她就把那俩孩子搁小竹车上,推着来到了天安门广场。

祖孙们高兴地在广场边走边瞧风景,可走着走着,撞她眼皮子一些景象叫她打心窝儿里头越来越堵得慌——有些人往地面、花池子和绿地里乱扔瓜子皮、果皮、烟头、食品包装纸等物。

说来也奇怪,她怎么越来越无心观花赏景了?越是不愿看到这些景象可越是要去看,越去看就越看到更多不愿看到的东西:有些人随地吐痰,吐口香糖,甚至稍背静的花坛和树丛里还偶见呕吐物,排泄物……

刘玉珍心里说:天安门广场是啥地界!北京的窗口啊!更是咱们有五千多年历史古老民族大家园的脸面,是圣地!每天有那么多外地游客和世界各国友人到这块儿来游览,怎么能让这些垃圾影响咱们北京和中国的形象呢!

她琢磨,这可怎么办好呢,找哪个部门或领导反映反映去,可不知道该找谁,找了,也不知管不管用。咳,算啦,干脆找我自个儿吧,不就是一个天安门广场嘛!这垃圾我去捡捡不就得了。反正退休了,平常在家也没什么事。

刘玉珍原来在北京市第二打火机厂上班, 1987年退的休。她是个勤快人。她前半辈子无论上班工作,还是操持家务,那干净利索劲儿,没有不被人夸的。她的脾气是,一看见地上的肮脏东西,心里就别扭,非清扫干净、归置利索不可。

这不,她瞅着天安门广场上的垃圾不顺眼啦,心里就搁不下这事,她说:“每天来天安门广场观光游览的绝大多数是外地人和外国人。要是天安门广场周围的环境让他们感到肮脏恶心,那可是看在眼里的拔不出来啦,好多年都膈应。那外国人呢,看到这些现象就更糟啦,他们会拍了照、录了像,带到世界各地,说中国、中国人怎么怎么不好。那不造成了坏的国际影响吗!”所以,打那以后她便天天到天安门广场来捡拾垃圾。

一晃三年过去了,外孙子们上了幼儿园,刘玉珍回到了自个儿的家。孙子是不用管了,可她还总记挂着天安门广场。总觉得,哪儿哪儿垃圾又多了,哪儿哪儿又给弄肮脏了。她没有迟疑,仍然每天往广场跑。后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卫生面貌大有改观。她说,“白天环卫工人都当班工作,他们是主力军,干得挺好的,自己就尽量别跟那儿添乱了。我后来只是去‘捡漏’——上那些边边角角的,旮旮旯旯儿的,花坛里边,树丛里头,去找找捡捡,也就小小不言的啦。”

“所以早点去,”她说,“还因为头天晚上和夜里外地来的游客不太注意卫生,扔的垃圾多,要是不赶早清理干净,待会儿国内外游客来了,多不好看啊!那老话不是说‘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嘛,咱自个儿的家,不都是早起扫地收拾屋子嘛。天安门广场是咱们大家庭的门面,早起也应做做美容,好迎接海内外的客人呀。” 于是她把上工时间改为清早,每天后半夜,当绝大多数人还在梦乡时,也就凌晨四点来钟,她就起床了,给老伴准备好早点,就急忙出门上广场。这个时辰,即使夏天天也不亮,刚在朦胧中;而冬天更是漆黑世界。

工善其事,不怕脏累我先行

起初,刘玉珍是用手去捡拾垃圾,后来有人被她的精神所感动,就送她一个竹木夹子;还有位老工人师傅她给做了一根长约1·5米带钩子的木棍;她的另一件工具是一把刮腻子的铲刀。她每天就是挥舞着这些长短武器,在天安门广场同各种垃圾作战。——带长把的钩子用来勾出花坛深处用手够不着的垃圾;夹子的作用等于延长了她的手臂,不用太弯腰就能把地下的垃圾捡起来装入塑料袋中;铲刀专门用来清理粘在地上的口香糖;装垃圾的塑料袋套成两层,里层用来装烟头、果皮、食品和饮料包装物,外层用来装纸片,捡来的各种纸片还可拿它擦地上的痰迹。

上一篇:超越生命的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