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0年要目 >> 阅读文章

蹈海探天送“嫦娥”

2010-12-08 12:47:12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451

 

傅逸尘

2005年10月15日9时整,“神舟五号”飞船在火箭震天撼地的轰鸣中腾空而起,急速飞向太空,杨利伟成为浩瀚太空迎来的第一位中国访客。两年后的10月12日,“神舟六号”的发射,费俊龙、聂海胜成为天之骄子。2008年9月25日“神舟七号”载人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升空,继北京奥运会让世界惊艳之后,翟志刚、刘伯明、景海鹏首次实现了中国人在太空漫步的梦想。

时间仅仅过去五年,令世界为之震撼的载人航天工程的伟大胜利带给中国人的巨大幸福感似乎还未完全消退;仍然是中国人心中那美丽的十月,但这次是1日——一个既普通又特殊的日子,18时59分57秒,这一时刻再次聚焦了国人及世界的目光,喷着火红色烈焰的长征三号火箭托举着“嫦娥二号”卫星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二号工位拔地而起直冲苍穹,这意味着中国月球探测计划开始“全速”前行。 

此时此刻,我国三艘远望号航天远洋测量船正在太平洋、印度洋上战风斗浪,严阵以待,即将对“嫦娥二号”卫星展开连续跟踪测控。“长江五号发现目标!”“长江三号双捕完成!”“长江六号跟踪正常,遥测信号正常!”到19时21分49秒,在短短的22分钟里,远望五号、三号、六号船以连续接力的测控方式,将“嫦娥二号”卫星护送至地月转移轨道第一次中途修正阶段,成功完成“嫦娥二号”卫星海上测控任务,向祖国61岁生日献上一份厚重的贺礼。

今年七月下旬,三艘远望号测量船队又一次默默起航,她们将在近140天的时间里,游曳两大洋,蹈海探天牧星揽月送嫦娥,“远望人”将中华民族绵延千年的探月梦想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远望”这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连接着深邃的太空和浩瀚的海洋,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她们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神秘。

作为解放军报的一名记者,我有幸先后登上中国新老两代远洋航天测量船——远望五号和三号船,从长江驶向大海,经过南中国海,穿越赤道,跨入印度洋,东进太平洋,参与执行数次卫星海上测控任务。在已经过去了的近一半的时间里,我既感受到了辽阔海天的别样激情与魅力,也体验到了远望船上新奇而又艰苦的生活;尤其是远望人那些平凡而又壮丽的故事,让我的心在漫长的远航中不再孤独与寂寞……

以船为家

 

7月23日9时30分,如雷鸣般震耳欲聋的汽笛声响彻了江阴码头。在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领导和部分船员家属的敬礼和挥手告别中,远望五号船缓缓驶离码头,正式开启了近140天的海上征程。这是远望号有史以来单次出海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连续执行任务数量最多的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乘船出海,此前我只是坐过轮渡,百十号人的客船,三个小时的航程,实在无法和这次的经历相提并论。通体纯白的远望五号是刚刚服役两年多的新船,外形大气漂亮,200多米长,近30米宽,排水量达到了2.5万吨,2007年9月29日在江南造船厂正式交付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使用,是我国第三代航天远洋测量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此前曾执行过“神州七号”载人飞船跟踪测控等重大任务,七战七捷。这是远五船第八次出海。

告别仪式比我想象得要简单,前来送别的家属似乎并不多,在机关人员整齐列队的映衬下,尤显稀稀落落,与我想象中,船员与家属临别前热烈拥抱,依依不舍的感人情景有很大差距。船长陈进朝告诉我:“出海就意味着风险,家属都不愿意来送行,人们从心理上都认为送行仪式搞得过于盛大似乎不太吉利。等胜利返航时你再看,情形就大不相同啦!”

最近这两年,基地担负的任务日益繁重,随着一、二、四号船的淡出,三、五、六号船的出海频率和时间都逐年增长,每年在海上执行任务都会超过200天。200天,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远比听上去更加令人震撼,它意味着刨去任务转换以及备航的时间,船员们每年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加起来绝不会超过三个月。我问:“那基地的住房条件一定非常好吧?” 陈船长显然明白我的问话是有所指的,他说:“按规定,即使回港后,船员们依然是要吃住在船上的。也就是说,对于船员来说,无论出海还是靠岸,船就是他们的家。远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以船为家。”

以往,我们所理解的以……为家,无非是一个夸张的虚词,用以描述某人爱岗敬业的程度很高;然而,对每一个远望人来说,“以船为家”却是一个实打实凿的概念。我从没船上生活的体验,但可以想见,大洋深处绝不会风平浪静,船上的生活也绝非影视作品中那样浪漫旖旎。陈船长的语气平静得令人无法从中觉察出任何感情色彩,但在我看来,这个词早已超出了艰苦的程度,甚至有点残酷。

出海第一天,手机还有信号,而明天船到长江口时,手机便近似于电话簿了,这或许是最后一条手机报了,头条新闻就是:北京四环内的房价已经达到3.5万元了。近期随着国家调控力度的增强,尽管房价增速放缓,但是环比依然保持增长。北京的房价问题,总能成为新闻媒体的头条,可见普通百姓的关注度之高。房子的问题,即使到了海上,依然追着你跑,使你无处逃遁。但细细想来,对于我等普通小民,尤其是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房价问题已日渐成为一个伪命题了。且不说房价在短期内能否停止飙升势头,就算能够稳定,当前的价格也绝对令人咋舌,至少对我而言,房价的问题早已不在关注视野里了。但陈船长一句轻描淡写的“以船为家”依然久久地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中,家的概念必须有实体的房子作为支撑,因为在那一方无论大小,但却封闭独立的空间里,有着家人的爱与温馨,无论你多晚回家,高楼上某一个窗口的灯光总会为你点亮,无论你行走多远,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总有你牵肠挂肚的面庞。

那么对于四海漂泊的远望人来说,以船为家和浪迹天涯又有着怎样的本质性的差别呢?

相关文章

2011-11-25 13:10:20
2010-10-19 13:46:31
2010-03-26 20:36:03
2010-05-31 21:04:07
2010-02-01 23:56:50
2010-08-25 19:45:32
2010-03-26 19:31:17
2010-12-06 10:35:42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