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0年要目 >> 阅读文章

国痛

2010-12-08 11:51:10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582

——十年矿难大记录(上篇)

·何建明·

  序:总理的眼泪、省长的眼泪和女人的眼泪……折射着什么?

  20年了,对一名写作者而言,同一个题材两次去费心地触摸可能不多,因为时间相隔太久。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是这个题材的彻底失败者。

  有人也许会问这是为什么?

  我答: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做这样的事。它会让我感到精神的分裂和肉体的撕割……

  20年前的1990年,我当时从部队转业到地质矿产部,第一次有机会了解和接触中国矿藏资源被那些野蛮的乱采乱挖行为破坏的景象。那个时候,中国正处于全面发展的大高潮,基本建设在全国各个角落都呈现疯狂的飞速势头,于是用煤、用矿、用黄金的地方太多、太多了,于是那些刚刚掌握了一点点简单知识的穷人和富人都开始将贪欲的双手伸向矿山,于是中国大地上演绎了一场场丑态百出的抢矿大战,其间发生的一幕幕卑劣、无耻和疯狂的争夺国家资源的乱采乱挖金矿、煤矿和一切可以变换成钱财的野蛮行径,在广袤的山野甚至海洋岸头、江湖河泊之中泛滥……

  “野性的黑潮”成就了我的第一部获得鲁迅文学奖作品《共和国告急》。其实我内心有种耻辱感,因为这是一部“带血的报告”——溅满死难矿工的血而凝聚成的作品能有什么荣耀呢?带着这样的沉重枷锁,我度过了整个文学创作的二十年高峰期。
温家宝同志那时还没有列入“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单之中,但他对我的这部作品给予了批复,认为它

  “第一部揭露和批判发生在中国矿产资源领域丑恶现象的文学作品”,“意义非常重要”。温家宝当过地质部的副部长,他的地质专业工作背景使他比别的领导更清楚破坏国家矿产的严重后果。

  我的这部作品发表十年后,家宝同志当上了共和国的总理。总理是不会在公众面前轻易掉泪的,但温家宝总理的眼泪特别多——他在公众面前的眼泪让他一次次展现了一位亲民而富有情感的大国总理的形象。

  2003年,温家宝当上了国家总理,这一年国难让新一届中国领导人尝够了什么是责任的滋味:一场前所未有的瘟疫——非典的侵袭,几乎让一个好端端的国家陷入瘫痪。在那场与瘟疫恶战的日日夜夜里,初任大国总理的家宝同志的脸上只有凝重和严峻,没有眼泪,没有闪动的泪光……

  然而,2004年发生在陕西铜川陈家山的一场矿难时,我们的家宝总理掉了泪。这个落泪的镜头在《新闻联播》里被播放了出来。这是2005年1月1日,当全国人民欢度元旦的当日,上午刚开完会后的家宝同志即乘飞机专程赶赴铜川,并在当晚召开了有地方领导、矿区负责人和专家参加的座谈会,研究如何加强煤矿安全工作问题。1月2日一大早,他赶到陈家山煤矿矿难职工灵堂。在“沉痛悼念陈家山煤矿‘11·28’遇难职工”的横幅下,家宝同志肃立默哀,向遇难职工鞠躬,他并与遇难职工家属代表一一握手,表示深切慰问10时许,家宝同志又走进遇难职工、副总工程师牛铁奇家,紧握着牛铁奇的母亲、妻子和孩子的手,含泪倾听家属们诉说着对逝去亲人的怀念。他说,此刻我用什么语言也无法分担你们失去亲人的痛苦。说完此话,总理突然嗓子哽咽得没有了话。那一次,我们都看到了总理的脸颊上淌下两行泪水……

  也还是2005年年初的2月16日,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家宝同志在讲话开始,首先以凝重的神情,以特别沉重的语气,在向国务院各机构领导者和全国各分会场的干部通报完几天前发生在阜新孙家湾的矿难情况时,说,“作为总理,我也有责任”。家宝在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又一次哽咽,镜片后面的双眼再一次闪动着噙满泪光的晶莹……

  2月14日,辽宁省阜新孙家湾煤矿的瓦斯爆炸事故发生于2005年的2月14日,距陈家山矿难才不到100天,却又有214人死亡!

  总理哭了,哭得让人心痛。

  大国总理是不该哭的,然而在中国频发的矿难面前,我们家宝总理不知哭过多少次???

  这样的事不能不哭。凡有一点点良知和感情的人,听说或者见过矿难现场的人不可能不为那么多活脱脱的生命在瞬间被烧得如木炭一样的惨状而哭泣与悲痛。

  省长也哭了。他是为自己的“引咎辞职”掉眼泪。

  中国因矿难而“引咎辞职”的省长级干部已经有十来位了,每一位这样的省长在扔掉乌纱帽的时候都会在公众面前或自己家里掉过眼泪,因为他们感到很委屈,很无奈。他们并不是能力不行,也不是心有多坏,而是他们分管的生产安全方面出了问题,使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了严重损失,他们不得不这样“引咎辞职”,丧失了荣耀的官位。

  而我见过这样一位哭出眼泪的省长在“引咎辞职”的会后哭着说:“关我什么事?”“这么倒霉的事怎么让我一个承担?”他为这感到委屈而流泪。

  他的泪是否很廉价?

  难道他的官职和乌纱帽比几十条、一百条工人的生命更值钱?

  他以为自己是谁呢?这样的省长少一百个中国就不会有那么多矿难了!

  这是女人的眼泪。

  女人的眼泪最令人心碎……

  你见过女人这样的眼泪吗:这个女人因为在遇难矿工的尸体现场辨认自己的丈夫,由于被瓦斯爆炸烧焦了的男尸们面目全非,着急而悲痛的女人便一边哭一边翻动着几十张血肉模糊的男人们的脸,后来她抱着一具尸体嚎啕大哭……几个小时后,她终于认清了自己丈夫的脸庞——她是用自己的泪水洗尽了自己男人脸上的污痕的……

  这事发生在山西省交口县蔡家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现场。

  ……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