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0年要目 >> 阅读文章

殷殷同胞情

2010-12-08 12:11:21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430

 

——救助偷渡客纪实

·刘一斌·

1995年6月,我被派往中国驻安提瓜和巴布达大使馆任临时代办(常任)。刚到任,就遭到该国百年不遇的特大飓风袭击。全国变成死岛,半年未复生机。我们使馆和中国援建工程技术人员,没有抢先自救,而是首先帮助当地人民排险救灾,恢复生计。使馆取消了国庆招待会,把钱用来发放救灾饭。我国红会也捐款救灾。后来,高速优质地建成在东加勒比地区当属宏伟壮观的多功能展览中心。这些在当地人民心中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这期间,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杨洁篪,外经贸部部长助理杨文生,先后率团访安。中国对外友协派杂技团到访演出,轰动了该国和周边诸国。中安关系空前热络,以至于安提瓜外交部的一些朋友称1996年是“中安友谊年”,我也戏称安外交部为“中国事务部”。就在这种气氛下,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虽不重大,但与当时两国关系的状况很不协调。

紧急约见

1996年1月14日7时许,我正吃早饭,准备饭后如约去安提瓜外交部,与常务秘书莫达克商谈莱斯特·伯德总理访华事宜。突然,警察总监本人给我直接打来电话,要求我于8时紧急会见,有重要事情通报、商谈。我告之,上午日程已排满,可否下午会见。对方执意不肯。我问何事如此紧急,他说,见面再谈。我见他迫不及待又讳莫如深,便应允在外交部磋商完后,立即赶往警察总部。

在去外交部的路上,我一边考虑与莫达克商谈的议题,一边心中嘀咕:什么事情使得警察总监这等急切?安提瓜政府部门从未有邀约我8时见面的时候,因他们自己也很少按时到岗。这天如此早地急约,必有急要之事。是使馆的安全问题,还是专家组人员或当地的中国公民有违法犯罪案件?想来想去,难以判定,但从总监的严肃口气分析,必有刻不容缓的重要事件。想着、想着,脚底下不知不觉地加大了油门,车像箭出弦般地飞驰起来。

我和莫达克先生接触频繁,相谈甚欢,堪称“真正的朋友”。许多难题,我都通过他提到政治层面去解决,也可直接报请总理解决。我见他不拘礼节,可“长驱直入”他的办公室。往常先聊一通,后谈正题,这天我尚未落座就直奔主题。简要介绍了中国接待国宾的礼宾规格,特别点明了伯德总理访华时的接待方案。莫达克听后略带兴奋地说,中国这样重视伯德总理访华,不像有些大国恃强傲弱,不能平等待人。我说,中国对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的原则,体现在一切方面。莫达克把伯德总理访华的总体意向和具体要求,向我作了详细表述,强调加强两国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是会谈的主要议题。这和我预先估计的差不多。会商顺利,很快结束。各自允诺报告上级。我便匆忙起立告辞,顺便打探道:“(警察)总监紧急约见,是要谈什么问题?”莫达克也显茫然,摇摇头说,没有接到任何报告。

离开外交部,我的车像游龙一样,在弯曲的街道上行走在来往如织的车流中。平时公务,我的车不挂旗,无人让道,只能尾随他车之后爬行,已近中午才到警察总部。门卫友善,从不挡我的车,待我步入大楼,有一位警官在门庭迎候,我未驻足就说,要见总监。他转身打电话通报。我未等允进,就跨进了电梯。

相关文章

2010-03-26 20:35:34
2010-08-25 20:14:06
2010-03-26 18:52:20
2010-08-25 20:13:18
2010-04-27 06:01:19
2010-10-18 22:58:23
2010-12-08 11:51:10
2010-03-26 20:31:39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