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同一片蓝天,同一样精彩

2011-01-07 14:24:27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83

同一片蓝天,同一样精彩

                黄春翔

引子:一位了解其人生经历的文化人特地为吴捷写下一首诗:他是无边夜色中的独行者/渴望挽着一线光亮/走向黎明/他是地层深处燃烧的烈焰/渴望迸出地壳/冲向九霄/他是朔风中冻结的冰河,渴望涣然冰释/复苏初春的记忆/他是被紧紧囿困的精灵/渴望破茧而出/化作一抹五彩斑斓的绚烂……

苦难岁月话沧桑

只有备尝食不裹腹滋味的青少年,才会对幸福生活倍加珍惜。苦难不是坏事,它只是在动人的旋律里,渗透了一些不同寻常的音符。

1956年,吴捷在平阳县鳌江镇的外婆家呱呱落地。母亲是位朴实的农村妇女,父亲出生于瑞安一没落的大户人家。高中毕业后随农村土改工作队进驻平阳,组建平阳县农业银行。在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他被下放到平阳县鳌江镇雁门公社西桥村劳动改造,母亲就像李春波的歌曲《小芳》那样,给予父亲无尽的温柔和关爱,两人跌跌撞撞地走在了一起。

1959年,他的父亲手拿毛主席语录,满怀憧憬和向往,狠狠心离开他、他的母亲、和不到周岁的妹妹,只身来到新疆参加生产建设兵团,加入了大西北的建设行列。

童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充满着乐趣、喜悦、幻想与希望,可是对于吴捷,童年则是恶梦的开始。出生仅8个月的吴捷,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命运好像在故意作弄他的身体。尽管当时家境还算不错,到处求医,可是,还是没有回天之术,导致下肢瘫痪,从此落下终身残疾。

在吴捷的记忆里,没有父亲的印象,也没有享受过大山般的父爱。只听说父亲有个外号叫长人。个子很高,当时也不知道新疆在哪里,只听说在遥远的天边。

父亲一直没有与家人联系。他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杳无音讯。母亲孤身一人携儿带女,生活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几度春秋,母亲认为父亲可能已经失踪了。为生计所迫,在当时的鳌江区公所的单方决定下办理离婚手续,改嫁他人另组家庭。名义上小吴捷归父亲抚养,而父亲遥不可及。吴捷就一直寄养在外婆家。外公外婆很疼他,可吝啬的大舅妈很难接纳这个残疾儿。吴捷还依稀记得在外婆家门口种下一棵桑树,但被调皮的表弟强横地拔掉,两人扭成一团。自以为有靠山的表弟公开挑衅,你又不是这里人,干吗在这里种地呢?你快滚吧!春来冬去,寄人篱下,在屈辱中度过了辛酸的童年。

1968年的一天,小吴捷那年正值13岁,失踪10年之久的父亲突然出现在外婆家,在证实母亲已改嫁后,他背着小吴捷黯然离开外婆家。

吴捷一回想起离开平阳的那个漆黑的夜晚,眼眶就湿润了。那晚,小吴捷哭得死去活来。好像觉得从此一去不复返。抱着十分疼爱他的小舅舅一直嚷嚷,我真不想离开你们啊,小舅舅也搂紧了可爱的小外甥,泪水如穿梭般地撒下来。吴捷后来潸然泪下地说,那一夜仿佛在经历生死离别。来到家乡瑞安,父亲把小吴捷交给年迈的爷爷,几天后,父亲又孤身一人去了新疆闯天涯。

在爷爷的视野里,也从没见过这样性格狂野的长房长孙,生活中多了个土里土气、走路一瘸一拐的孙子,祖孙亲情难以表露。有些苛刻的家教他难以接受。因此,幼小的心灵过早地埋下叛逆的火种。

每次看见去平阳的货车,他总是苦苦哀求,捎他一路。先到平阳县城昆阳镇,再一路步行到鳌江镇。好几次被在昆阳镇工作的姨妈发现,尾随追踪。4小时的狂奔,躲闪在树后,埋伏在田野中,真的逃不动了,就累倒在外婆村口的那个迎客亭里。几次哭哭啼啼地私下出逃到平阳,又被爷爷活活地抓回来。可他始终把外婆家当作自己可以栖身的安乐窝。

至今,回想起那段饱含着泪花的少年时光,吴捷仍唏嘘不已。他说,生命中的苦难是一种盐,缺少了它,生活其实也会变得苍白无力。

上一篇:雁鸣长空
下一篇:苦乐人生路

相关文章

2011-01-07 14:29:52
2011-01-07 14:29:34
2011-01-07 14:29:03
2011-01-07 14:28:40
2011-01-07 14:28:04
2011-01-07 14:26:58
2011-01-07 14:26:17
2011-01-07 14:25:58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