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一个国民党军少将的死刑与撤判

2011-01-07 14:25:58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692

一个国民党军少将的死刑与撤判

     ——兼论解读历史需要的草根视角

高戈里

    自然界的江水转折时,遵循“湾道环流”规律——含有少量泥沙的表层水借回湾水势的离心力,自动流向凹岸,再沿着新的方向曲折前行;夹带大量沙石的底层水受重力作用,自然而然地流向凸岸,并把其中相当一部分难以带走的沙石沉积在凸岸沙滩上,让它们等候未来洪水的冲击。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是中国历史进程前所未有的大转折,同样遵循了“湾道环流”规律,不仅有意识地夹带一部分“杨福”[1]曲折前行,也无情地把另一些人抛弃到历史大潮后面。

    一部完整的历史有“宠儿”,也有“弃儿”。分析历史“弃儿”的完整历史,可以向我们展示历史的另一个层面,一个有助于完整感知和思辨历史的层面。对于当代人来说,历史“弃儿”李嵩的历史,是一部社会变革的教科书,是一支人生哀怨的变奏曲,也是一张走出历史迷宫的导游图。

抉择命运的必要措施

    19481016日,在与围困长春城的解放军取得联系后,国民党第60军中将军长曾泽生决定当晚率第60军及所属第182师、暂编第21师、暂编第52师,举行战场起义。

    国民党第60军是两代“云南王”龙云、卢汉起家的部队。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先将滇系主力部队调离云南老巢,再逼迫龙云交出云南地方政权,取而代之的卢汉,则处处受制于蒋介石先期部署云南当地的军政势力。被调出云南老巢的国民党第60军于1946年春被海运至东北参加内战后,其所属第184师于19465 30日在辽宁海城起义,随后组建的第二个184师于一年后在梅河口战役中被全歼,之后重建的第三个184师又被远调辽西,不准其归建。

    蒋介石为了进一步控制这支杂牌部队,1947年秋,将东北交警总局吉林警务处与由东北第4保安区改编的暂编第52师并编后,先交第60军指挥,再划归第60军建制,让嫡系将领李嵩任师长的暂编第52师在滇系第182师和暂编第21师之间“掺沙子”,并且“人事、经理[2]自成一系”。

    尤其令曾泽生军长警觉的是,起义前夕,国民党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曾直接给暂编第52师空投了一批武器弹药。曾军长假装糊涂,把这批武器弹药分给了第182师和暂编第21师。李嵩知道后,手持“剿总”给他的电报,硬是将这批武器弹药全部要了回去。

    此时由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官兼第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统领的10万长春守军,除第60军外,还有归属蒋介石嫡系、美械装备的新7军,以及吉林保安旅、骑兵保安第1旅和第2旅、长春警备司令部等地方武装,第60军并不占优势。

    由此抉择数万官兵命运的关键时刻,夹带、胁迫本不放心的部属战场倒戈,曾泽生军长有理由也有必要采取非常措施。

    在完成对所属暂编第21师、第182师和军部直属队的起义动员后,曾泽生军长返回军部,接通所属暂编第52师师长李嵩的电话:“李师长吗?今晚11点钟,你带三个团长到我这开作战会议,要准时到达。”

    “是,一定准时到达。”李嵩回答很干脆。

    放下电话,曾泽生叫来军部副官处处长张维鹏:“起义行动准备就绪,就是暂编52师还没安排。李嵩平日就拒绝我过问他们内部情况,不会同意起义,是起义的障碍。叫你来,是安排你去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解决?”张维鹏问。

    “我已通知李嵩带着三位团长于今晚11点钟准时到军部开会。他们到达后,由你和军政工处处长姜弼武、副处长张第东以‘作陪’形式将其留住。11点钟准时动手,先解除武装,将其扣押,再把我事先写好的信交给李嵩,并正式通知他们,60军已经反蒋起义。然后,打电话传来欧阳午副师长和三位副团长,叫他们听从指挥,随军起义。要提醒欧阳午,李嵩师长他们几位的生命掌握在我们手里!”曾泽生具体布置了挟持暂编第52师的行动方案。

    曾泽生这一招是很厉害的。在旧军队,军权私有,行政专制,任用私人不仅是公开的、普遍的,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当军、师、团长的,哪一个身边没有忠心耿耿的几大“金刚”?哪一个手下没有效死卖命的一帮“太保”?而一旦扣押他们尊崇的长官,抵作人质,就不怕他们不听话了。

   



[1] 杨福,原国民党第60军营长,194710月在吉林作战被俘,1948年被我东北军区联络部派回长春做策反工作。194810月参加长春起义后,留队继续担任营长。杨福起义前曾活埋过解放军战俘,鉴于其主动交代,未予追究。1951年,杨福在朝鲜战场上被提升为团参谋长。1955年“肃反运动”期间,杨福因心胸狭窄、生性多疑、思想改造不彻底,意外持枪行凶,致多名基层指战员伤亡,被击毙。

[2] 国民党军队“经理”的职能,大致是经费管理等。

下一篇:雁鸣长空

相关文章

2011-01-07 14:29:52
2011-01-07 14:29:34
2011-01-07 14:29:03
2011-01-07 14:28:40
2011-01-07 14:28:04
2011-01-07 14:26:58
2011-01-07 14:26:17
2011-01-07 14:25:58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