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世界屋脊上的中国军人

2011-02-22 12:18:03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571

世界屋脊上的中国军人

·吴苏琳·

平均海拔4500米的高度、单程7200公里的高原之路,总参某部记者吴苏琳先后8次走进“生命禁区”,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了中国边防军人在“生命禁区”忠于职守、卫国奉献的真实画面,很值得我们一读。

                                ——编者的话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伴随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升起,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的足迹也相继走进了祖国西部的边疆。从帕米尔高原到喀喇昆仑,从冈底斯山到喜玛拉雅,在那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的雪域高原,从战火走来的年轻士兵,仅凭着几顶破旧的帐篷、一口炊事锅,在终年飘雪、四季冰封的地方安营扎寨。从那时起,一个个哨所犹如一颗颗闪亮的红星,在祖国边防线上,警惕地守护着共和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山”,在词典是指地面形成的高耸的部分。而在兰州和成都军区,尤其是在南疆和西藏军区,山则特指以喀喇昆仑、冈底斯山、喜玛拉雅山脉和驻守在那里的边防哨所。自2003年8月以来,我先后8次进入充满艰苦与挑战、尽显奉献与忠诚的高原边防,“零距离”地接触了许多年龄还不及我军龄的可敬、可爱的边防军人。当我的足迹走遍了西部边防所有海拔5000米以上的哨所,拥有了“神仙湾上站过哨,界山大坂撒过尿,死人沟里睡过觉,班公湖中洗过澡”的“最高”荣誉时,我的内心充满自豪和感动。神仙湾、天文点、空喀山口、查果拉等一个又一个耸入云霄的哨所,已经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溶入了我的血脉。每当我走入都市喧嚣的人海,期盼田园的宁静与安逸时,都会想起那遥远、神秘而亲切的雪域边关,想起那些常年驻守在“生命禁区”的边防军人。他们是在一种我们可以理解却无法想象的艰苦环境中,以个人和家庭的无私奉献与巨大牺牲,恪尽职守、尽显忠诚的!

“边关第一哨”——神仙湾

神仙湾,海拔5380米。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哨所,有着离蓝天和太阳最近的士兵。

20世纪中叶,一队戍边的中国边防军人带着简易的设营装具,迎着漫天风雪,艰难地向喀喇昆仑深处前行。经过数天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在夜间到达了上级指定的位置。第二天清晨,初升的朝阳映照着高耸入云的冰峰雪岭,七彩的云朵似梦幻般的在山间飘荡。满身霜花的战士们被眼前美丽的景色和彼此的样子惊呆了:“这地方美得跟仙境一样,我们都成了白胡子白眉毛的神仙啦!”于是,哨所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叫做了“神仙湾”,共和国西部的边防线上,从此又多了一个让人心动的美丽名字。

清晨,我们乘座越野车离开三十里营房,在219国道一个叫神岔口的地方向西驶上通向神仙湾的边防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驻新疆步兵某师为主体的施工部队,在条件极其艰苦、任务极其艰巨、工期极其紧迫的情况下,打通了这条被称为“哈神公路”的边防路。在通常只有军车通行的哈巴克大坂上,一座简易的筑路纪念碑,铭记着官兵用汗水和生命铸就的辉煌。

越野车翻过比高1300多米、被驾驶员称为“108拐、36个回头弯”的大坂,我们的眼界骤然开阔。阳光明媚,天空湛蓝,清彻而凛冽的叶尔羌河水在宽阔的河床中平静地流淌。路边的砂砾中夹杂着许多白色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一小块一小块解体后的骨头。同行的边防战友说,这里曾经是古代中国与邻国间的重要商贸通道,许多马匹和骆驼死后,骨头历经千年的风吹日晒,由整变零、由大化小,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随手拣起一块骨头,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的醒目,雪白雪白,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旁边,是一朵盛开的黄色无名小花 ……

穿过四季结冰、危机四伏的冰湖,迎面是一个雪峰环抱中的小高地,“喀喇昆仑钢铁哨卡”八个红色大字分外醒目,我们带着仰慕和崇敬,走进了这个充满神奇传说的哨所。

相关文章

2011-02-22 12:19:03
2011-02-22 12:18:51
2011-02-22 12:18:34
2011-02-22 12:18:20
2011-02-22 12:18:03
2011-02-22 12:17:19
2011-02-22 12:16:52
2011-02-22 12:16:3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