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列宁墓,八十年不得安宁

2011-03-12 15:33:01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85

列宁墓,八十年不得安宁

吴佩环

然而,人们想不到,在列宁身后的八十多年光阴里,围绕着他的遗体、他的墓葬发生了种种的危机与纠结,它们不仅伴随着苏联走过了67个春秋,而且直到今天,也仍是俄社会问题的一个焦点。本文简要盘点了列宁墓边发生的一些不平静的故事,以飨读者。

“神圣的劳动者”请求保存列宁遗体

1923年底至1924年初,列宁的身体已经相当不好,苏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不得不考虑他的后事。毕竟,列宁是伟大的领袖,是当时苏联的精神中心。处理他的遗体,是一件大事。而在当时,苏联高层就对此发生了争执。1923年底,在斯大林的提议下,他与加里宁、布哈林、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和雷科夫举行了会晤。在政治局成员中,只有在外地视察的季诺维也夫和苏联工会领导人托姆斯基缺席。斯大林向与会者们通报说,医生们早已是回天乏术,列宁余下的日子已屈指可数。加里宁在继续这一话题时补充道,领袖的辞世不应使全党措手不及,而应从现在起就考虑葬礼事宜。在这次“秘密会议”上,这位革命元老对大家说:“葬礼应当极其隆重,必须是世人前所未见的。”

斯大林对加里宁的意见表示支持。他接过话题说:“极端重要的是,要使一切事先有所准备,使领导层不致于在无以挽回的损失面前惊惶失措。对于列宁的安葬问题,我们一些来自外地的同志也感到非常担心。他们说列宁是俄罗斯族人,应该按其传统风俗安葬。他们还坚决反对焚烧列宁遗体,反对对他实行火葬。按照他们的看法,焚烧遗体完全不符合俄罗斯人习惯,不能表达对过逝者的仰慕和热爱,反而可能对亡灵造成玷污。在俄罗斯人的思想观念中,焚尸、毁尸、撒骨灰似乎只能用在死刑犯身上。有些同志表示,现代科学已有能力借助防腐技术长期保存死者遗体。无论如何,其保存时间已足够长,可以让我们在意识中习惯于一种思维,即列宁已不在我们中间。”

听完斯大林的发言,托洛茨基显得有些气愤:“当斯大林同志说完自己的话时,我才明白这些起初不明就里的谈论和说明,将会把我们引向何方。无非是想说,列宁是俄罗斯人,应该用俄罗斯人的方式埋葬。按俄罗斯风俗,照俄国东正教教规,圣徒死后都要做成干尸。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党,有人竟然劝我们朝那个方向去,要保存列宁遗体。从前就有过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和谢拉菲姆·萨罗夫斯基的圣尸,而现在有人想用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的圣尸去取代它们。按照斯大林的说法,有人建议借助现代科技为列宁遗骸做防腐,并把它制成圣尸。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些外地的同志都是谁。我要对他们说的是,他们对科学马克思主义一窍不通。”

布哈林也支持托洛茨基的意见,并义愤满腔地表示,把列宁遗体制成干尸是对他形象的侮辱,这也与列宁的世界观完全背道而驰,不值得进行深入探讨。布哈林最后补充说:“早有人想对着一具尸骨大加颂扬,他们想把马克思的遗体从英国迁到莫斯科。我还听某些人说,若将马克思的尸骨埋入克里姆林宫墙下,就可以使此处显得崇高而神圣,并能使葬于一处的其他亡灵面子风光。这简直是一派胡言!”加米涅夫也同样反对保存遗体,并尖锐地驳斥道:“这种古怪的念头只有牧师才会想得出,一定会遭到列宁的否定和谴责。”

虽然托洛茨基、布哈林和加米涅夫集体发出了抗议,但斯大林并没有把他们的话太当回事,并拒绝说出建议对列宁遗体做防腐处理的“外地同志”到底是谁。出身农村的加里宁则继续坚持说,列宁决不能像普通死者那样埋葬。而雷科夫则倾向于斯大林和加里宁的意见,虽然他并未直截了当的说要保存遗体,但弦外之音却分明在说,列宁应当用与众不同的特殊方式安葬。

大约在三个月后,列宁不幸与世长辞。列宁逝世的日子是星期一,官方计划在周末将其遗体入殓安葬。星期二,即1月22日,著名病理解剖学家阿布里科索夫医生对列宁遗体进行了解剖,并对其进行了简单的防腐处理,目的是让其能在入葬前的六天时间里保持完好。可事情马上起了变化,1月25日,即在列宁逝世的第四天,《莫斯科工人》周报刊登了三封来信,总标题为《列宁遗体应当保存!》。其中一封是这么写的:“将我们的伊里奇这般伟大而挚爱的领袖埋入土中,我们决不答应。我们建议将防腐后的遗体放入密封玻璃罩,好让领袖的遗体保存数百年,让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这三封信全部都包含了一个请求,即要将列宁遗体存放在水晶棺内,以便能随时目睹伟大领袖的遗容。

随即,苏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在斯大林的强力推动下,终于决定按照“神圣的劳动者的请求”,永久保存列宁的遗体。

相关文章

2011-03-12 15:35:17
2011-03-12 15:35:04
2011-03-12 15:34:50
2011-03-12 15:34:38
2011-03-12 15:34:27
2011-03-12 15:34:12
2011-03-12 15:33:43
2011-03-12 15:33:2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