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为善的涑水

2011-03-12 15:34:12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20

为善的涑水

——来自闻喜水务局的报告

任育才

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要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摘《佛经》为题记

涑水在这里流过了多少岁月?

谁也说不清;

涑水在这里有过多少回改道?

谁也说不清;

涑水给桐乡带来多少福?

谁也说不清;

涑水给闻喜带来多少害?

谁也说不清。

能说清的是,

咱这条涑水河呵就没法说,

又能善,

又能恶,

善恶完全由它作!

只能善,不能恶

善恶不能由它作

我们早在《辞源》上就看到了涑水。闻喜的郭璞为它作过注。《辞源》上的许多辞条都是郭璞注。涑,水名,起绛山,客闻喜,经夏县,过运城,绕临猗,至蒲州入黄河。此水甘,可豢龙,因龙非甘泉不饮,故我桐乡独成豢龙之乡;此水甘,可养莲,因莲非甘泉不生,故我闻喜独呈一代莲风,它养出的莲,比天下所有的莲都多两个眼儿;此水暴,常作恶,它像灌老鼠一样,说灌就灌它一回闻喜城。

清顺治九年壬辰六月,涑水泛滥,民众堆土封闭四门,姚村、王村及西关淹;

康熙元年秋八月,涑水入城,城垣半圯,庐舍十坏六七;

乾隆十年乙丑七月十四,大雨如注,涑水攻城,知县起民夫,垒麻袋,水从城隍庙入,死200人。

………

涑水的水事几乎演绎成半部《闻喜县志》,云:兴也涑水,败也涑水,富也涑水,穷也涑水。官家仿四川都江堰李冰之技,截涑水以灌田亩。宋熙宁年间开了三道堰,明洪武年间开了一道堰,明嘉靖以后开了第五道堰,俗称新渠。每逢旱年,民为争水而斗,堰上立了“好汉庙”,凡战死者皆入庙享祭,明嘉靖知县罗田说,“这不行”。召集民众,选定渠首,插牌定位,“以轮番焚香为则”,平了纠纷,拆了好汉庙,民感其更生之德,把五道堰——新渠称为罗公渠,并建罗公庙于元家园村,凿石立碑,罗公为神了。

清康熙四十九年,知县江国栋用闻喜绅士宁鼎轼之计,在涑水两岸砌石洞建“倒虹吸”翻水,其“科技”之光如莲花翻涌,遂成闻喜水利一景,使官庄、仓底等村受益,后人遂建“龙神庙”纪念绅士宁公,刻石碑歌颂知县江公,江、宁二公为神了。村前有三官庙,庙里敬的是天官、地官、水官,治水者可安国,兴水者可富邦,人类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治水史,所以水官也就是人官,三官者——天、地、人也。

………

新中国成立以后,屡治涑水,防汛岁修,年年不断,但不能治根。1956年6月,涑水灌进闻喜城,县委书记董启民发动民众,封堵四门,城虽保住了,但南关、西关、四六房均被大水淹没。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说,“这不行”。1958年春,他来到运城召开“涑水河流域各县县委书记联席会议”,说:“只能善,不能恶,善恶不能由它作。”他在涑水河的中游、吕庄村的南边画了一个圈——要在这里修建一座中型水库以调涝蓄洪。闻喜县委书记王景康遂起全县之力,抬石夯,打土坝,因此库亦能惠及夏县,陶鲁笳又调来夏县半个县的民工。会战的序幕刚刚拉开,那客水不客气了,洪峰以每秒655立方米的行洪值,以排山倒海之势,灌将下来,冲毁村镇32个,淹死56人,冲走粮食1000余万斤,淹没庄稼数10万亩,自闻喜、水头到运城西王侯,百里之内,一片汪洋,运城盐池进水,铁路中断,公路瘫痪——时1958年7月16日。

到1960年春,吕庄水库大坝合拢,终于变桑为沧,同时在上游修了一座小Ⅱ型水库,它位于东镇杨家园北、裴村以南,名曰杨家园水库。裴村是中华宰相村的发祥地,这个村出宰相59人,大将军59人,其墓葬在凤凰塬上,所以墓碑石料,一望无际,填入坝下,主坝一条,副坝两条,百日之内,三坝合拢,从此,涑水不灌闻喜城了,那一河圣水开始行善,灌溉着涑水两岸的万顷良田。但南北两垣3688座磨盘岭的旮旯里所夹的2600条大壑沟,每到雨季,千沟滚水,万壑行恶,忽一日,南山起了恶云,像千万匹黑马排空而来,老天黑得像锅底,狂风卷起沙尘暴,似万千个混世魔王搅世界,先将铜圆般的雨点稀稀落落地砸下来,砸得路上的尘土起黄烟,哗地一声雨来了,好似提起天河往下倒,只用175分钟就倒了464毫米,先是堰头们守不住“寡”了,嗵哧一声大开放,一堰连一堰,一川连一川,一丈多高的黄色水头举起万万个挑战的旗帜伴着震天的呐喊,从小郭店穿村而过,全村惨遭灭顶之灾,死亡30人,其中一人被冲挂于8尺高树上,大水冲过太风公路,将南同蒲路铁轨移位丈余,轨下洪水咆啸,63700亩庄稼被淹,4700间房屋被毁,18处高灌站淤埋,178眼水井报废,至于毁坏电杆、电缆,无以计数……死亡大牲畜1000余头——这就是《闻喜县志》上记载的“7•29水事”——时1977年7月29日。

相关文章

2011-03-12 15:35:17
2011-03-12 15:35:04
2011-03-12 15:34:50
2011-03-12 15:34:38
2011-03-12 15:34:27
2011-03-12 15:34:12
2011-03-12 15:33:43
2011-03-12 15:33:2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