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南下——难下

2011-03-31 14:01:20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54

南下——难下

·张正隆·

编者按:在我们的记忆里,大凡战争题材的文艺作品,无论小说、影视,抑或纪实文学,大都直面敌我斗争的残酷和战场的惨烈,少有涉及部队行军打仗背后的故事。而辽宁著名作家张正隆先生,却在他厚重的战争纪实作品《枪杆子:1949》的有关章节里,对四野南下、解放全中国的作战中,从另一视角,让当事人动情回忆和旁征博引了“南下”的“难下”——水土不服,军粮难筹……,甚至毫不避讳地写到了由此而引发的士兵逃亡、自杀事件。从鲜为人知的一个侧面,告知我们革命战争和夺取全国胜利令人难以想象的困苦艰辛,使我们更加崇敬舍生忘死的革命先辈,倍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当年赤壁大战,曹操的80多万大军“不服水土,俱生呕吐之疾,多有死者”。

如今,林彪的90多万大军,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

还有每天只能吃上两顿稀饭的问题。

只是对于共产党人来说,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江河沟坎吗?

水土不服

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在一定的天候条件和地理环境下进行的。

南下行军两千余华里,一脚踏上江南的红土地,老天爷和土地爷就成了4野最可怕的敌人。

   

江南路难行

      

王希斌老人说:

从平津南下,为旅次行军,每天60华里左右。上午7时出发,下午6时左右进入宿营地。中间两次大休息,每次个把小时,走上个把小时还有次小休息,约10分钟。白天行军,又没敌情,走这点路还不玩儿似的?那还过星期天,每周休息一天。闯过关东的老同志说,好日子都叫你们赶上了。

沿途政府和群众更感动人。那路修得宽宽的,路边墙上都是欢迎4野大军南下的标语,村镇路口、街道两边都是欢迎、卖呆的人群,还有扭秧歌、送慰问品的。到了宿营地,房子、炕早就收拾好了,就等着你住了。

要说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是风沙大。如今叫“沙尘暴”,那时没这话,俺们东北人叫“刮黄土”。天气干冷干冷的,到处黄乎乎的,风一刮,满天灰沙迷眼睛,许多人得了沙眼、角膜炎。那年春天风特别大。南方兵说快走,到了江南就好了。果然,越走天越蓝、地越绿,过了长江一点风沙也没有了,那路却更难走了。

翟文清老人说:

从大别山到五指山,一是山多,山地面积占50%以上。二是水多,长江、珠江两大水系各有数千条支流,湖南、湖北更有“水乡泽国”之称。三是雨多,那年雨水又特别大,过了长江这衣服好像就没干爽过。从武汉出发前,每人发块桐油雨布,两米见方,大都用来包背包了。那时没有塑料布。到了湖南又发个斗笠,戴在头上沉甸甸的,只能遮住小半个身子,打起仗来碍事,轻装扔东西先扔它。

山多没什么,四保临江和四保临江之前,我们就在吉南和辽东山区转了。北方人不识水性,可江河再多也不往山上流,最讨厌的就是这雨多了。身上一天到晚水淋淋、潮乎乎的,北方人什么时候尝过这滋味儿呀?比这滋味儿更头痛、难过的,是脚下那路太难走了。

在东北,下场雨,无论多大,两天工夫地面就干爽了。最难走的是3月底、4月初,一冬的积雪化得南流北淌,东北人称之为“烂道”。那也只有半个月左右时间,这江南好像就没有不“烂道”的时候。

太阳出来一会儿,就能把人晒得冒油,那空气也闷乎乎的能攥出水来。山里小路,一个连过去就烂得黏糊糊的,或者一跐一滑摔跟头,或者一脚下去没脚面子,你就跟土地爷叫劲去吧。山岳丛林,水网稻田,平地上大都走田埂。当地妇女挑着百多斤担子,在那上面颤颤悠悠地带着小跑,我们这些北方汉子一会儿这个仰八叉,一会儿那个狗吃屎。若是夜行军,天亮了一看,全是泥人,认不出谁了。

都拄根棍子。“三条腿”稳定性好,又能借力,还能打蛇。南方蛇多,南方人吃蛇,北方人可没这胆量。发现敌情,追击敌人,棍子扔一地,绊脚、摔跟头。

你见过多米诺骨牌吧?我们许多人都当过那骨牌。行军,特别是夜行军,谁脚陷烂泥里了,一下、两下没拔起来,寻思喘口气儿再拔吧,那人站那儿就睡着了。在北方,常常是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脚下绊着个什么就跌倒了。后面的人跟上来,碰上了也摔倒了。有时一倒就是几个、十几个,甚至更多。与多米诺骨牌不同的是,那骨牌是从最后一个开始向前面倒的,这队列中的人虽然也向前倒,却是从前向后数的。

王志建老人说:

打宜昌,我们营赶到指定位置,我去团里报告。团长说到了,我说到了,他说你们营当预备队,待命。我回去安顿完了,找个平坦地方,倒头就睡着了。山坡上,雨地里,干部战士横躺竖卧的,那觉睡得那个香啊。

相关文章

2011-03-31 14:03:11
2011-03-31 14:02:58
2011-03-31 14:02:45
2011-03-31 14:02:33
2011-03-31 14:02:22
2011-03-31 14:02:10
2011-03-31 14:01:56
2011-03-31 14:01:43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