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商 道

2011-07-02 11:33:23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06

商  道

■ 梅  洁

1

我曾在蒙古高原南端的一座城市张家口工作、生活了数十年,数十年的日子里,我感受着高原的阳光和风。高原的天空很蓝,云很轻,太阳很白很亮,光芒如钻石一般;风,四季从高原刮过。高原的夏季很短,又几乎没有秋季,仿佛夏季刚过,天就冷了下来,而冬天漫长而很深远,冬天的风总是带着尖啸,汹涌地穿越街市;春天的风裹着高原的尘沙,扑天盖地地刮来,有掩埋一切的桀骜,土地普遍裸露着,因为直到四月、五月才能开始播种;夏天是高原最好的日子,草和庄稼都在疯长,田野里能听到拔节的声音。

走在街市上的姑娘,多半有飘逸的丽质,有如夏天高原轻盈的风。她们的皮肤白净,目光纯洁而含蓄……我无数次在想,高原的尘沙非常肆虐,高原的太阳紫外线很强,但为什么世代抹不去她们这样的生命丽质?街市上的男人多半伟岸,有点像树的品质。他们的一双眉毛很黑很浓,眉骨有些高,鼻梁直而挺拔,有山脊的凌峻,他们整个的模样是有棱有角。还有,他们多半做事都很细心、很钻研……华北其它几个城市的人到了塞外,大都有过惊叹:哇!真有些奇了,这塞外怎么会美女如云,俊男如林?人们感叹多了我就在想,从遗传学角度考虑,这里绝不是单色人种繁衍接代的地域!他们祖父的祖父、祖母的祖母们或者更远一些的祖先们,肯定是多色人种、多种民族抑或多个国籍的融合体……

我有时一不小心就从这座城市的闹区走进了这里那里的老巷,老巷有时深的三里、五里走不到尽头,老巷两边的深灰色房屋一律地深严壁垒,气宇轩昂。临街的屋墙、院墙一律地丈余多高,全部地使用古代大青砖、长石条砌就,我感觉即使有人能飞檐走壁也很难入内。高大厚重的木门虽已布满苍桑,但它们和门庭两边昂首的石狮、门脑和庭院屏风处古老的砖刻、木雕一起,向你逼仄而来一种稳健和凛然,一种气势和威严。老巷深处的老者告诉我,说这些房屋大都有一二百年的历史,有的够三百余年!惊诧之余,我常常站在老巷的尽头凝想:深藏在这高原城市静寂处的一条又一条古老的街巷,这街巷深处三进五进的深宅大院里曾经有着怎样的财富和秘密?怎样的显赫与智慧?

有风无风的日子,我都喜欢在高原的街市上行走,我曾数次迷失在这些老巷深处,数百条网状的老巷迷宫一般缠绕。我在街市上行走的时候,总有一种感觉:我感觉这座城市是我们这个世界遗落在高原的一块璞玉。如果你有心,轻轻弹去它的尘封,你会发现它是怎样从历史的深处走来!一年又一年过去,一位高原的文史工作者杨继先最终将30余卷、数百万字的有关这座城市的文史资料摆上了我的书架,资料是碎片式的,但在一年又一年瀚海般的阅读里,在同样一年又一年不竭地行走与探访里,我突然发现,这座高原之城的诞生与发展、繁荣与消落,还有那老巷深处的财富与秘密、显赫与智慧都居然与一条“路”须臾不可分离!!

2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是鲁迅先生关于路的释义。我想,这大约是至今我们所读到的最直白、最朴素的关于路的格言了。路最初是和人类的生存希望连在一起的,人类怀着希望在原本没有路的地方四处寻找未知的世界,千万年的寻找,千万年不泯的期冀。今天,我们可以不必质疑,在寻找者的路上,掩埋着多少寻路者的白骨;我们同样毋须质疑,因为找到了路,财富和文明是怎样在路上聚集。

城市发展史告诉我们,城市最终是在财富高度聚集的路段形成,然后形成政治或军事中心,然后集合一方地域的习俗、文化、情感和传统。当人类荜路蓝缕、步履蹒跚汇集在路上、创建了一路的文明和一路的城镇后,那这条路和路上的人就值得我们怀念和铭记。这便是我要说的塞外那座声光满目的城市和那条“路”的涵义。

在我们这个时代开始前的七、八百年,或者更远一些的秦代吧,这个嵌在蒙古高原和恒山、燕山、阴山山脉夹缝里的地域就有了路。那位第一个统一了中国的始皇帝秦赢政,即使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也是位极其勤政且善于调查研究的帝王,你想,在几乎没有路的古代,他居然五次从咸阳出发,千里万里地四海巡行,最终病死在了巡行的路上。他每次巡行都需要三月五月,甚至半年,即使当年他可以乘木轮轿车或骑马,但在那荒山野岭,在只能是一边掘石垒土、一边砍树伐藤铺路的年代,其千万里的劳顿辛苦是可想而知的。公元前215年,他第一次决定远巡。他从咸阳出发,走过了陕西榆林(当年称上郡——以下同),走到了内蒙古的包头(九原),一直走到内蒙托克托东北边(云中),后又折返到山西雁门,出雁门关到达今日张家口的蔚县(代郡)、怀来(沮阳),然后翻越险峻的燕山山脉到达北京的密云(渔阳)、天津的蓟县(右北平),最后巡行到河北的昌黎(竭石)。也许是这第一次巡行,使他感受到没有道路的艰辛,于是他召旨在全国开展修筑道路。最终,“筑道路”成为这个始皇帝六大历史贡献之一。

我想说的是,如果文明的发端与道路密切相关,那么,在今天现代人几乎不屑一顾的塞外漠北,文明恰恰是从那里最先显现出了它古老的光环。

再后来,那片地域因为有了道路,契丹人便无阻无拦地一路打进了中原;再后来,那个把帝国的疆域一古脑扩展到莫斯科、中亚、西亚、南亚以至欧洲,相当于今天两个中国版图面积的元王朝,因为实行“两都巡辛”制,居然在北京至漠北这条古老的山路上,“南北大游行”了160多年;再后来,那位在历史上十分显赫的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最后也是沿着塞外这条古路,率百万大军,一举攻陷了北京城,结束了明王朝长达276年的统治;再再后来,就是八国联军攻陷天津、直逼北京时,清皇宫里一片混乱,最后决计西逃。于是,慈禧太后化装成乡下老太,带着光绪帝及其王宫、大臣、宫女、太监,坐着三辆骡子车,出德胜门,经昌平、延庆就进入了张家口的怀来、宣化、怀安,然后过大同、太原,直奔西安。是塞外漠北这条古老的山路救驾了一个末代王朝旋即的溃败。

历史在塞北那条路上碾出了无数深深的辙痕,那条路挣扎着,翻越千山万壑,穿越草原、大漠、戈壁,一直延伸,延伸到历史的深处,延伸到文明的亮处……

上一篇:松湖之约
下一篇:另一种挚爱

相关文章

2011-07-02 11:34:37
2011-07-02 11:34:23
2011-07-02 11:34:08
2011-07-02 11:33:54
2011-07-02 11:33:38
2011-07-02 11:33:23
2011-07-02 11:33:10
2011-07-02 11:32:5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