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问卜洞庭

2011-07-29 11:47:39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13

问 卜 洞 庭

陈启文

【编者按】2011年春夏之际,位于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江西等大片地区出现历史上罕见的干旱现象。几近江河断流,湖泊干枯,农田无法耕灌,航行逼迫停歇,人畜饮水困难,水生动物大量死亡,甚至连曾经“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洞庭湖,其湖底也几乎变成了草原……

在剧烈地持续干旱后,旱涝逆转,竟一度出现特大洪涝现象,所幸虽造成一些灾害,但较之以往,却属于“没有达到警戒水位的洪灾”,长江依然是在低水位流淌。这种极端、罕见、怪异、恐怖的局面是何以形成,何以出现,有哪些自然和人为的原因在背后作祟,迫切需要我们理性地认识把握!

旱涝现象发生之时,本刊特约生长于斯的报告文学作家陈启文先生亲历实地勘踏采访,力求真实客观地叙述灾情。在经历大量深入的现场采访调查之后,陈启文先生果然不负所望,带着强烈的社会忧患意识和担当精神,生动地呈现了这篇充满了真实细节的富于情景再现、个性思考、细腻表达的现场叙述力作,可谓非常及时和难得。

这篇饱含着作者童年记忆、生活印痕、现实在场感受、忧患情怀、疼痛诉说、动情追问的作品,内容丰富厚重,社会关注性强,叙述宏阔细腻,是来自灾情前沿的文学报告,是带着干旱的焦枯气味和洪涝浊流声响的优秀作品。本刊特别及时首发,以飨读者。

一个无比尴尬的事实,一个对洞庭湖非常熟悉的人,却在这个春夏之交,一路上苦苦地寻找着这个大湖。是的,她正在我的视线里退远,越来越远,远到一种渺茫得需要寻找的地步,甚至感到一种正在消失的危机。

对于我,她不止是地理上的中国第二大淡水湖,也是我生了我、养了我的生命湖和母亲湖。从一开始,我就决定选择她,——以洞庭湖为例,来追踪2011年长江中下游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旱。这样的选择无疑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甚至是一种本能。我就生长在洞庭湖和长江交汇处淤积起来的一片河床上,是喝着这大江大湖里的水长大的,在数以千万计的洞庭儿女中,我也是她血脉相连的一员,用母亲湖或生命湖来形容洞庭湖,这对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比喻,而是一种像血缘一样的真实。我对洞庭湖的关注与生俱来,由来已久,并非只因今年这百年一遇的大旱以及干旱之后惊心动魄的洪涝急转,三百年一遇的暴雨、山洪与泥石流,顷刻间活埋了我家乡临湘的一个山村和多少老乡的生命。

很不幸,这些叠加在一起的巨大而复杂的灾难,竟然都发生在我的故乡。当北京两位我尊敬的师长在电话中表达了对这些灾难、灾变的焦虑和关切时,我已经在路上。对于一个走近天命的人,我心里十分清楚,若要弄清这异常诡谲的灾难、灾变及其背后难以言说的诡秘,必须走近她,抵达现场,直抵她的内心——

忧思的标志

就从这座我最熟悉的城市开始吧。岳阳,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千年潇湘古邑,她不大,但很深,有大湖,有长江。低徊的汨罗江畔,屈原曾在此执迷的行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千古名楼岳阳楼,悬挂着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雕屏,一真一假,让你审视与掂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从上下求索,到忧乐天下,这一个个湖湘精神的源头,它们共同的源头就是这个大湖——洞庭湖。若要看清楚洞庭湖和长江,先要看清城陵矶。这将是一个我们反复打量的地方。这不是我的选择,这是江湖的选择。

我找到了一个向导。以我对洞庭湖的熟悉程度,我的这次追踪采访从一开始就有点特别,我大可不必去采访别人,只需要访问自己的内心。但我还是谨慎地找到了一个对洞庭湖的前世今生更熟悉的向导,李望生先生,一个土生土长的洞庭湖城陵矶人。许多年来,他一直在长江航道局、洞庭湖城陵矶港工作,多年来一直关注长江航道和洞庭湖、鄱阳湖与江汉湖群水系的变迁,他也是洞庭湖和长江流域屈指可数的几位资深港史专家之一。对于洞庭湖以及长江,他无疑比我更有阅历,有更多独到的感受。我找到了他,他接受了,并且马上就推掉了手头的所有工作,看那神情他似乎早有准备,还有些义不容辞。

“你找我算是找对了,这是我饭碗里的事情。”他笑眯眯地说,但脸色沉重。

从古岳州城中心的东吴大将鲁肃墓奔向城陵矶,一路沿着洞庭湖防洪大堤朝着东北方向行驶,短短十五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这也就是城陵矶到岳州古城的历史距离。熟门熟路的老李,把我带到了一个视野辽阔的地方。这里是长江与洞庭湖交汇处的右岸,隔江与湖北省监利县的荆江北岸大堤相望。据《水经注》载:“江之右岸有城陵山,山有故城。”郦道元指的就是我们站着的这个地方了。我猜想,郦道元说这话时,是站在左岸发言的,感觉他还站在我们的对面的荆江北岸,指点着什么。对这个地方,我虽说没有李望生熟悉,但也算很熟悉,不知来过多少次了,有时候是在岸边驻足观望,有时候是乘船游览三江口。事实上,至少是在2009年之后,如果还想看到比较辽阔的水面,看到洞庭湖那“八百里洞庭”的依稀模样,也只有在这里和岳阳楼上了。每次往这里一站,我的记忆与印象中只有水,天地间只有沉默地涌动着的大水。当水的辽阔充满了一种无形的力量,它绝对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惊涛拍岸,大喊大叫和无比震惊的只有我们——人类。每来这里一次,我就被震撼一次。在这里坐船,也绝对不是轻松的“泛舟”,那种不可名状的沉重,会让你变得长时间的沉默,像这大江大湖里的水一样沉默。

此时,你会感觉城陵矶也以它突出的力量,表达着它亘古的沉默。它,实际上洞庭湖与长江交汇处的一个突出的半岛,一道“南绾三湘、北控荆汉,扼洞庭湖贯通长江的咽喉”,而且是洞庭湖沟通长江的唯一咽喉。在洞庭湖的高清卫星地图上也许看得更清楚。城陵矶首居长江中游第一矶,位列长江三大名矶之一。另外两矶分别是长江下游东岸安徽马鞍山的采石矶和南京城北郊幕府山东北角的万里长江第一矶——燕子矶。李望生说,长江三大矶,实际上也就是中国三大矶。这里原本也是岳阳县和我故乡临湘县(今临湘市)分界的地方,城陵矶一镇两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合二为一,被整体划入岳阳市。听老李说,城陵矶在国外的名气尤其是水利航运上的名气比岳阳大得多,很多外国地图上都会标示出城陵矶在洞庭湖和长江中游的突出存在,却不一定会标示岳阳。

相关文章

2011-07-29 11:49:10
2011-07-29 11:48:56
2011-07-29 11:48:44
2011-07-29 11:48:32
2011-07-29 11:48:20
2011-07-29 11:48:08
2011-07-29 11:47:56
2011-07-29 11:47:39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