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云水相望终相聚

2011-07-29 11:49:10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88

云水相望终相聚

袁亚平

“有采访证吗?对不起,不是你们自己单位的采访证,而是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发的采访证。”

“有记者证吗?或者其他有效证件带了吗?请拿出来,要作抵押品。这样,才能领取台北故宫博物院特制的摄影背心。”

排好队,每人按顺序抽签。一个透明的有机玻璃箱,躺着一根根紧卷而成的贴了封号的签。一人抽一签,当场打开,按抽签的号数,分到一至六组,轮流到故宫展厅中拍照。拍照不能打闪光灯,限时五分钟。

好了,我现在全副武装了,胸前挂着一个巴掌大的采访证,编号“居30”,繁体“媒体记者”格外醒目,并有“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字样,《富春山居图》剩山图、无用师卷图案。身穿一件草黄色的薄背心,左胸前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标识和字样,后背是一个大大的红色圆圈,内为照相机图案,下为中英文的红字:“公务执行,准许拍摄。”

来自海内外的新闻媒体,一家只能有一个摄影记者名额。我这一辈子搞文字的,这回正儿八经地成为摄影记者,因为太想到展厅去拍照了。我胸前挂着两个佳能相机,长焦镜头“小白兔”足够使唤。

两百多名摄影记者,全都穿着草黄色的背心,潮水般地漫过台阶,向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厅涌去。

今天,公元2011年6月1日,无疑是载入史册的日子。分离361年的《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与无用师卷,两图即将合璧,可谓两岸一大乐事,世界为之关注。

如此珍贵的文物价值连城,台北故宫博物院为《剩山图》购买了一亿五千万元人民币的巨额保险,在文物安保方面更是滴水不漏。

上午8时开始,整个记者会现场就已开始对进出人员的管制。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安全设备包括监控系统、防爆装置、感应割碎玻璃的碎音装置、红外线侦测系统。监控系统每天24小时收集整个院区的情况,红外线遍布馆内外,夜间如红外线侦测到有人在附近徘徊,警卫会上前盘查。警卫严守门禁管制,防窃、防劫、防破坏是每天的日常工作。

上百名的警察和安全管理人员,还有四条警犬来回巡逻。部分警员还身着便装,隐藏在游客之中。无论是安保人员,还是陈列室柜子设计,内内外外都在掌控之中。观众的每一个动作,他们都能够看到。

“摄影记者”的牌子在前面引路,我随着草黄色的人潮,快步向前。

前面那座仿照北京故宫样式设计的宫殿式建筑,淡蓝色的琉璃瓦屋顶覆盖着米黄色墙壁,洁白的白石栏杆环绕在青石基台之上,风格清丽典雅。

火殉惨分离

灯光暗淡。唯见身穿夏制服的警察,反手交背,肃立门口。我一言不语,排队等待,看清了墻壁黑底白字的“210书画展览区”,下有五个红圈标志:禁止拍照,禁止饮食,关闭手机,禁止吸烟,保持肃静。

我想,应以虔诚之心,敬仰之情,静观,沉思,默念,悟道,以古风浸吾肌肤,润吾心智。

台北故宫博物院二楼西侧的210展室,一个长达16.5米的恒温恒湿的大通柜,高度适宜的斜面展台。这个台北故宫博物院最大的玻璃展柜,温度控制在20至24摄氏度之间,湿度在百分之58——63,照度50LUX(照明度的国际单位)。此为最高规格的展览标准。

我的双眼,我的关了闪光灯的相机镜头,紧紧对着泛黄的画卷。尽管隔了一层玻璃,也能处于最佳的状态,感受到历史的体温。这幅问世已经665年的长卷,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与无用师卷首次联合展出,《剩山图》居先,《无用师卷》紧随。右侧浙江省博物馆所藏《剩山图》,从“富春一角”起,直到收藏家吴湖帆所制影印本后的跋文结束。左侧紧挨着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无用师卷》,从明代董其昌题跋起,直到明代邹之麟跋文结束。

《剩山图》为浙江省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之一,《无用师卷》为台北故宫博物院“十大镇馆之宝”之一。它俩因“火殉”已分离了361年,此时此刻相聚,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感。长卷舒展,浑然一体。它俩原本就是一体的。

画是因人而断裂,也能因人而合璧。

完整的《富春山居图》长卷,描绘的是浙江境内富春江沿岸风光,峰峦平沙,丛林村舍,渔舟小桥,笼罩在初秋明澈的空气中,带着一种舒缓而静谧的气息。

我屏住了呼吸,我忘了此时置身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我忘了自己正是《富春山居图》合璧的见证人之一。我飘浮在高远空旷的历史记忆中。

不见火焰,亦无尘垢。现在只有温柔的光,只有山石苍树,水郭烟村,平和而安详,灵性而大气。

皓首长髯,策杖徐徐而来。我瞪大了眼睛,这不正是黄公望老先生吗?我差点叫出声。

黄公望老先生头束道士巾,足蹬草麻鞋,他找了块平整的大石头,坐了下来。他一袭布衣,双手拄杖,望远山,观近水,听松涛,闻鸟鸣。许久许久,他转过身来,抬手指指我,让我靠近些。他开口了,是我最熟悉的江浙口音。

黄公望本名陆坚,家住常熟子游巷,幼年父母双亡,10岁左右被寓居虞山的浙江永嘉人黄乐收为养子。据传当时黄乐已年逾90,看到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喜出望外地说:“黄公望子久矣!”从此,陆坚便改姓换名为黄公望,字子久。黄公望天资孤高,少有大志,博览群书,好学不倦,掌握了广博的学识和技艺。

黄公望11岁时,宋王朝覆灭。青年时代的黄公望曾想投身仕途干一番事业,但当时元朝不采用科举考试,规定汉人做官必须从吏开始。一直到40岁后,黄公望才得到浙西廉访使徐琰的引荐,担任管理田粮的浙西宪吏。黄公望的上司张闾贪污犯案,黄公望也牵连入狱,不久获释离京南返。经历了此次事件,黄公望断绝了仕途之望,开始了隐士生活。他云游四方,以诗画自娱,并曾卖卜为生。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2011-07-29 11:49:10
2011-07-29 11:48:56
2011-07-29 11:48:44
2011-07-29 11:48:32
2011-07-29 11:48:20
2011-07-29 11:48:08
2011-07-29 11:47:56
2011-07-29 11:47:39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