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一个中国公民在金三角的禁毒遭遇

2011-09-13 11:53:1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56

一个中国公民在金三角的禁毒遭遇

■ 舒德骑

谨以此文,献给联合国国际禁毒日。

                                               ——题  记

一、昔日富翁何以沦为落魄乞丐

这是一个传奇的人物。

这个传奇人物演绎出一段传奇的故事。

新年伊始,寒风凛冽。我们冒着风雪踏着泥泞,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寻觅着这个传奇的主人公。与我同行的还有四川大学教授李济琛、成都江津商会秘书长刘德华。

故事的主人公曾在改革开放初期,率先下海发家致富,以他的聪明和胆识,干出了一番还算大的事业,被列入四川十年改革民营企业家行列,但他起落沉浮,几度陷入绝境;据说,这个人曾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率先在缅甸金三角倡导以栽培经济作物替代罂粟种植,倾家荡产九死一生,推动了缅甸果敢地区的禁毒运动;还据说,这个人回国后,至今虽腰缠万贯身价不菲,但他那些财富或许只是一堆废纸……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

今年四川的冬天特别冷。萧瑟的田野中,空洞寂寥,万物凋零,光裸的树枝上只遗下几片颤栗的枯叶;路边的农舍里,不时只传来几声饥寒的狗吠鸡啼。

“我就是唐元龙。”几经周折,我们来到成都郫县郊外一个边远的农村。路边,一个灰头土脸的老人向我伸出粗黑的双手。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黧黑粗糙、饱经沧桑的脸,下巴上是一团乱糟糟的胡须。再看,他穿着一件皱巴巴油腻腻的棉衣,歪戴一顶污浊的线帽,帽沿下,是一头苍白的乱发——咋一看,还以为是路边的乞讨者向我们伸出了双手。

“我就是唐元龙。”那人大概读出了我眼中的内容,又认真重复道。

什么,他就是唐元龙?他真是传说中那个曾经风光得意、声名显赫的大富翁?他真是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主席家里多年的座上客?眼前这个人物,在他身上无论如何也寻不出一丝知名企业家、禁毒义士、千万富翁这些称谓的影子啊!我疑惑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俗话说,饿死的骆驼也有八百斤,他如今怎么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我昨天接到刘秘书长电话,一早就在这里等你们。”那个叫唐元龙的人歉疚地搓搓手,“我在这里又创业刚起步,条件太差。外面风大,到屋里坐吧。”

我沉吟一下,点点头。

沿着一条更为泥泞的田间小路,唐元龙把我们带到田野中一个用竹子和塑料膜搭建的窝棚前。人还没走拢窝棚,里面却有一群狗此起彼伏地狂吠起来。

“老唐,你怎么喂了这么多的猫狗?”棚里,大概有一二十只大大小小的猫狗,对着生人又嘶又叫。

“这都是些流浪猫、丧家犬,被人丢了没人要,我就把它们捡了回来。”老唐喝住狗叫猫嘶,补充道,“这些小东西和我的命差不多,捡它们回来,无非是惺惺相惜罢了。”

猫狗们不再嘶吠,我们这才走进“屋”去。这“屋”没有门,“门”是一张脏兮兮卷起来的塑料布。“屋”里很低黯,地下是潮湿的泥地,四面透进寒风,“屋”里和野地没有明显区别。走进“屋”来,里面一片狼藉,满目尘土,霉味扑鼻,除了两张摇摇欲坠的木床和几个装衣物的纸箱,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来此之前,听说他家是住在地震棚里,但眼前这个窝棚,和地震灾区规范整洁的地震房比起来,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如若说这是个乞丐的住所,倒不过分——我敢说,在如今富庶的川西平原上,像这样破烂脏乱的人家,恐怕已是绝无仅有!

“老唐,你们一家人怎么还住在这样的地方?”见此情形,我们大为不解。

“我这不是作秀。”老唐一边端凳子,一边回头答道,“那年地震,我一家人住在农民房里,那房也不结实。地震发生时,我们再晚跑一分钟,就埋在废墟里了——房子垮了,只好住在了这里。”

二、牵强附会还是空穴来风

入座。泡茶。这座,是用两三张破塑料凳子叠起来的“加强座”;那茶,粗糙得像晒干的萝卜叶。为我们泡茶倒水的女主人,脸庞黝黑,粗手大脚,一看就是个勤劳朴实的农妇。

“这就是你夫人?”我问。

“什么夫人!是我老伴儿,她叫周安福。”

“哦——”我停了停,问,“她前些年也和你一直待在缅甸么?”

“唔。”唐元龙点点头,见我用惊疑的目光打量他夫人,他点燃一支烟,犹豫了一下,指着老伴儿说道,“你们别看她现在这土里吧唧的样子,说来你们不相信,她还是彭家声的干女儿哩!”

“什么,她是彭家声的干女儿?”大家闻言有些诧异。彭家声这个全球闻名的传奇人物,怎么会在中国内地有这样一个干女儿!唐元龙的话,不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她确实是彭家声的干女儿,当年彭家声给她取名叫彭麟凤。”老唐接着说道,“2000年,彭家声在果敢老街修了一座城,还以她的名字命的名哩!”

是牵强附会,还是空穴来风?但多年采访的经验告诉我,人不可貌相,对眼前这位落魄的人,还不能简单下个结论。他虽说形象苍老邋遢,但他说话声音浑厚沉稳,言谈中不时还咬文嚼字,投足举手间没有一丝猥琐和卑微,眼睛里还透出一般农民少有的睿智,他虽是穷愁潦倒,但那神态还有点虎死不倒威的味道。为打消我们的疑虑,说话间,他从里间拿出一包霉扑扑的东西来。

“我给你们看一些东西。”唐元龙从那包东西里抽出一张照片,指了指他老伴儿,“这张照片,是前年6月,彭家声被缅甸政府军打走前,在果敢家里和她照的。”

我接过照片,细细端详一番,老唐所言不谬。照片上,那年老消瘦的彭家声坐在一张竹椅上,身后就是眼前这位女主人。

“我在果敢和彭家声打了十几年的交道,和他朝夕相处了好几年,前后待了十几年。”老唐抽出另一张有点发黄的照片,“这张照片,是2002年我在果敢‘绿色山庄’时,彭家声和我全家照的。”这张照片上,彭家声依然坐着,唐元龙夫妇和他4个孩子站在他的身后。只是,那时的唐元龙还是个精壮的汉子,衣着整洁,精神也不错,似乎还透出踌躇满志的神情。

接着,老唐又给我们看了一张碟片。这张碟片,真实记录了2004年9月,掸邦“第一特区”发放果苗、栽种果苗、表明禁毒决心的场面——这些场面中,竟有联合国计划署代表、中国和缅甸政府领导,也有作为中国农业专家的唐元龙讲话的画面——那时的唐元龙,的确有些风光!

“这些资料可能更能说明一些问题。”说话间,唐元龙又拿出一大叠与缅甸特区政府往来的原始收据等物件来,这其中有果敢特区政府盖着公章的收条,也有特区主席彭家声等亲笔签名发放果苗等的领条。其中最大的一笔,是果敢东山区4个乡领取50万株花椒苗的领条。唐元龙一张张摊开那些单据,补充道,“这些单据,只是原始单据中很少的一部分,发树苗时有的没打领条收条,还有的单据在地震中丢失了。但就是这些单据,按当时特区政府与我谈好、以摆在特区地盘上树苗的最低价格,价值也有上千万哪……”

“哦——”我突地恍然大悟,有人说他上千万的财富或许只是一堆废纸,原来就是指这些既有价值又无价值的单据呀!

“这些单据,就像前些年,我们内地粮食部门收了人家农民的粮食,打下的一堆白条。”唐元龙拿着那些单据自嘲道,“有人说我是富翁,这不假。可知道我现状的人,我如今其实就是一个东讨西要的叫花子呀!……”

“老唐,你慢慢讲。”我安慰他,“那,你怎么会落到现在这般境地呢?”

“先说钱这东西,我倒不是看得太重。我现在虽说倾家荡产,但聊以自慰的,我这辈子在金三角做了件对国家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其实,目前我也没有更高要求,只求还清我的外债,老婆孩子有个温饱,娃儿有书读就行了……”唐元龙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陷入久久的沉思。良久,他抬起头来,眼角有些潮湿,“嗐——我这一辈子!我这一辈子是心比天高,可命比纸薄啊!自己吃点苦倒没什么,只是让老婆孩子跟着我受罪了……”

相关文章

2011-09-13 11:53:59
2011-09-13 11:53:47
2011-09-13 11:53:33
2011-09-13 11:53:15
2011-09-13 11:53:01
2011-09-13 11:52:47
2011-09-13 11:52:33
2011-09-13 11:52:20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