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智者如圣

2011-09-13 11:53:4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870

智者如圣

——我眼中的欧阳中石先生

■ 张同吾

我不断审视自己,资质一般命运却好,在人生路上总遇高人熏陶或是贵人相助。然而什么是命运?人生祸福是命由天定,还是路在人走?顺风顺水靠善有善报,还是凭主观驾驭?行路艰险是苍天不佑,还是天资愚拙?种种机缘是前世设定,还是慧眼识别?从我的人生体验来看,成败祸福并非上述二元对立,而人缘和地缘、主观和客观,总是那么复杂又那么微妙地交织在一起。

在我的人生历程中,有过21年教师生涯,其中8年是在北京通县师范学校度过的。这是一座具有悠久历史和优秀传统的学校,迄今已历经百年沧桑,一代宗师王国维在民国初年曾在这里任国文教师,建国后第一任高教部部长杨秀峰曾任历史教师,著名作家丛维熙、房树民于五十年代在这里就读。最近即将出版一本纪念文集《百年通师》,约请欧阳中石和我为之题辞,我以欢愉的心情忆起种种往事,写道:“百年名校百年功,总有琴韵伴书声。每忆执教台前事,春花春雨识春风。”在通师度过的岁月里,对我的人生命运产生过深刻影响,那便是欧阳中石先生,他的智者眼光和仁者情肠都不寻常,终生与之交往,也终生感到温馨。

今日欧阳中石已被誉为国宝级书法大家、京剧艺术大家和逻辑学大家,可谓名声遐迩,为全国文化界所瞩目。大约五、六年前我与妻子去看望他,正遇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送来一叠他为江泽民同志说戏的照片,琴师专注地拉着京胡,他的神情,都融入《空城记》的情境之中,虽未上妆,却已有诸葛亮羽扇纶巾谈笑自若的风采。去年春节前夕,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受胡锦涛总书记委托去看望中石先生的报道,他与夫人张茝京都刚过八十岁寿辰,头发虽已斑白,都是精神矍铄笑容可掬满面春风。

46年前,我曾与中石先生相识同台执教,并终生与之交往,从而受益良多。我1962年毕业后派往北京通县师范东校教三年级语文,通师东校的原址是通县女师,在运河之畔,燃灯佛塔的近旁,穿过几条宁静的街巷,便是幽深的院落,松墙、回廊、树丛和一排排的教室、会议室、宿舍,以及有400米环型跑道的操场,都能显现当年的规模。校牌“通县师范学校”出于大书法家谢无量之手,朴拙而见风骨。一年之后,这里划归通县三中,我们迁入中山街的西校,校牌改为“北京通县师范学校”,由我出面请郭沫若题写,前几日我与郭沫若的女儿郭平英聊天时,对她说起当我还是戴红领巾的少年,出于对郭老的崇拜,经常徘徊在你家门前,以期向郭老求教诗的奥秘,那时你家住西四南大街大院胡同,而并非今日的后海前街的“郭沫若故居”。正是那时的登门拜访,方有十年后相求为之题写校名的机缘。

居住在通师东校这所幽静的庭院中,感到悠然怡然,我的性格既有严肃认真的一面,又有放达无羁的一面,何况在我心灵深处意识到,随着教师生涯的开始,便意味着文学之梦的破灭,因而更显现出我行我素。所谓备课仅仅是看看课文而从不写教案,上课时海阔天空侃侃而谈,这种作派为规范的教学秩序所不容,何况我曾戏言:“在这所学校里我只认识乒乓球室和总务处。”在汇报成风的年月放个屁都会有人告诉领导,一位好心的教导主任曾问我是否讲过这话,我说,“是啊,打球为健身,到总务处是领工资,这不为怪,我若天天跑校长室才不正常哩!”他只是一笑置之,并告诫我别那么散漫,“书记和校长对你印象不好,要把课讲好,改变领导的印象。”过了不久,领导为了考察一下我们这批刚毕业的年轻教师的教学水平,要求每人讲一次公开课,我讲毛泽东的《改造我们的学习》,语文组全体教师来听课,校领导们也在。这种论说文很难讲,缺乏抒情意味,不能显现我之所长,我只能突出诠释论说文的论理性和逻辑性。课后,教研组长韩信农告诉我,当时刚讲十分钟,他便感到“不同凡响”,写了个纸条传给欧阳中石老师,上面写了四个字“此人不凡”,中石会意地点点头。当时中石先生在通师西校教语文和书法,东西两校相隔四五里,虽然同属一个语文教研组,开学月余始得与之相晤。但从我来校报到之日起,便相闻这位传奇式的人物,四岁学习书法,熟临汉隶魏碑三王,融百家之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既雄浑劲健又潇洒飘逸。他读初中时拜于“四大须生”之一奚啸伯门下,嗣后便成为奚先生的入室弟子和传人。稍懂京剧艺术的无人不知,在我国现代京剧舞台上有梅、尚、程、荀“四大名旦”,同时有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四大须生”构成京剧史上一代鼎盛。其中奚派唱腔以委婉细腻清闲儒雅著称,我想既然中石先生如此造诣高深,一定高傲不群,没想到这次得瞻尊颜,竟然如此平朴谦和,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动作灵敏,精神矍铄、仪式端庄,却尽量收敛。正值中秋十月,他穿一件中式深色外衣,戴一副黑边眼镜更显得平淡无奇,下课后他对我说:“张老师的课讲得真好,受益匪浅。”他长我11岁,却称我老师又呈由衷诚恳之状,给我第一印象,此公道行深矣,的确超凡。

相关文章

2011-09-13 11:53:59
2011-09-13 11:53:47
2011-09-13 11:53:33
2011-09-13 11:53:15
2011-09-13 11:53:01
2011-09-13 11:52:47
2011-09-13 11:52:33
2011-09-13 11:52:20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