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猫鼠大战——反扒“神警”与小偷---【陈歆耕】

2011-11-08 22:32:3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56

猫鼠大战

——反扒“神警”与小偷

■  陈歆耕

我们都是上帝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人性不过是进行中的一项试验。

                ——田纳西·威廉姆斯《皇家大道》      

引言  “贼心”膨胀

     

人类不是命运的囚犯,而是他们心灵的囚犯。  

                                       ——富兰克林·罗斯福

            

从事偷窃这一勾当的“梁上君子”,大概从古至今就未绝迹过。其源头之古老,大概与娼妓的历史类似。有人写过《中国娼妓史》,但还尚未发现有人写过《中国小偷史》。虽然,这两个“行业”,因社会历史环境的不同,或公开半公开或完全转入地下,但总是在社会的最隐蔽处顽强地滋生着。由于人性的弱点,也由于某些亘古未能解决的社会问题,这两类人群总是或多或少地如同毒瘤寄生在人类的肌体上。

过去听姜昆说过名为《小偷公司》的相声,以为那完全是艺术虚构出来的。其实不然。“小偷公司”确实大量地存在着,只是未经工商注册,也不需要纳税。当然其名称也不叫什么“公司”,执法部门称他们为“犯罪团伙”,他们相互之间则以什么“帮”相称,或以不同省市区别,或以团伙的老大为名。他们三五成群,分工明确,相互配合,流水线作业。盯梢的不下手,下手的不“带货”,“带货”的不“洗包”,“洗包”的常常是“哑巴”(注:“洗包”又常常被称之为“洗钱”。小偷的“洗钱”有特定含义,指其将偷来的钱包或拎包中的钱、值钱的物品取出,将空钱包、拎包及无用之物品扔掉)……不过,从笔者调查的情况来看,小偷大多数还是以“散户”的方式从事活动。

据知情人介绍,小偷们很注意看报纸和电视。为什么?是为了观察研究政治气候,如果哪里“风声”紧,他们就会避其锋头,另找作案时机;同时,也为了了解哪里有重大活动,尤其是经济活动,富商云集,人多“货”多,有利于他们下手……在信息社会,及时了解各类信息,对从事他们的“勾当”也同样重要。

因此,“小偷公司”是居无定所的,哪里适合他们生存,他们就流窜到哪里。

小偷在总人口中占有多大的比例?中国当下有多少人在从事这种不劳而获的地下“职业”?这是一个很难作确切统计的数字。但我们可以感觉到,近年来无论是“散户”还是“集团”,扒窃这个行业变得越发“繁荣‘盗’盛”。因小偷而带来的失窃事件时时在我们身边发生。我的母亲就曾多次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掏走钱包,虽然钱包里的钱很少,但对老年人的情绪打击却是巨大的。乃至于很长时间内都会嘟嘟囔囔地念叨这件事,就像祥林嫂的孩子被狼叼走后那样。在我出差采访的途中,就时常听到某旅客惊呼:“我的包怎么不见了?”对有些人,被偷走钱包或许不是太在乎,存有巨额人民币的银行卡,因小偷不掌握密码,难以取款。最宝贵的是放在钱夹中的身份证和护照之类的证件,一旦丢失,带来的后果是麻烦之极。在我去某地采访的火车上,恰巧看到刊登在某晚报的一则报道:一位韩国留学生,在宿迁市区一家鞋店试鞋时,一眨眼随身携带的白色挎包不见了。包里只有70元现金,但包里有护照、登陆证、身份证,要重新办理这些证件麻烦不说,还将延误她回学校的时间,不得已他在宿迁满大街贴《告小偷书》:

小偷同志:

(注:称小偷“同志”显然不妥,难道你认为小偷与你是“志同道合”的同道?不过,这或可看作习惯用语,不必深究。)

我先说明写此书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找回我包里的诸多证件,你明白那些证件对我的重要性。

说实话,你祖宗十八代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替你泉下的祖宗感到悲哀,希望你的父母不要因为你的行为而折寿,毕竟你的爸妈是无罪的,虽然对你从小教育无方。

你于2010年8月6日下午五点左右,趁我在(宿迁幸福路上最大的)红蜻蜓店试鞋之隙,随手牵走了我放在身旁的白色包包。恭喜你练就了这项简单、快捷、轻松、大胆的“挣钱”方法,在我这里也得到充分证实!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那被你偷的包里的证件对我而言是多么的重要,而我那钱包里不到百元的人民币对你而言无疑是失望的。收起你的失望,和我做个交易,如何?假若你把我包里的证件寄给我,或者以其它的方式给我,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我一切遵从你的要求,我将施与你500元作为补偿。因为我是名学生,无更多的经济能力!衷心希望与你私下和解此事。

……

不知道这位女留学生通过此种方式有未获得她宝贵的证件?而我的另一位朋友丢失钱包后,正当他同样为钱包里的身份证丢失,无法外出旅行乘坐飞机而焦急时,意外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称在垃圾箱里捡到一只钱包,里面没有钱,有他的身份证,让他到某某地方取。这让他惊喜万分,掏出200元钱赠与捡到钱包的人。至于对方是一个热心的好人,还是与小偷有什么勾连的人,他已毫无兴趣关心了。关键是他获得了丢失的身份证。

在参加镇江市的一个活动时,听到了当地一位具有反扒神奇功夫的警察的许多反扒故事,我无意中开始关注小偷这个行当。我很想了解他们究竟是怎么一群人?他(她)们是如何从一个个普通人转变为寄生在社会肌体上的“病毒”的?而这些“病毒”的基因是如何构成的?社会是否有清除这些“病毒”的能力?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难道小偷们也会有“老鼠”的家族遗传史吗?我产生了一股冲动,试图对这个群体作一次生理和心理解剖,如同医生在实验室里解剖小白鼠。在实际采写中我发现,我所能做到的更多是“展示”,因为我手中缺一柄具有专业水准的“解剖刀”。

在沪宁线上的镇江市,已经成为小偷望风披靡的处所。稍稍知道一点行情的小偷,都会避而远之。因为,在这里作案的风险系数太大。稍有不慎就被抓住,或拘留或判刑,真正是“偷鸡不着蚀把米”。这里有一个在“小偷界”几乎无人不晓的“胡大个子”,有时他们索性简称他为“大个子”。此人简直是抓小偷的“天才”,具有超强的识别小偷的能力,如果到镇江下手几乎难逃他的法眼。

现为镇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局长兼反扒大队长。“大个子”从事反扒工作20余年,已累计抓获小偷等犯罪嫌疑人5000余人,为各类失主挽回经济损失800多万元。在多年的反扒经历中,他付出过无数的家庭生活内容,曾多次受到恐吓威胁,甚至直接与手执利刃的犯罪分子搏斗,拒绝各种利诱,始终保持了坚强的意志,崇高的利他精神,成为了平安的保护神。“胡大个子”的名气越来越大,但他抓获小偷的数量却越来越少。从最初一年抓600多人,到现在一年只能抓到几十个。这是因为到镇江来作案的小偷越来越少,只有那些“下水”时间不长或从远方而来,不知行情的小偷才敢贸然到镇江来。因此,有时仅仅是用数字来说明一个人的业绩并不妥当。对于一个为社会创造财富的人来说,当然他创造的财富越多越好。而对一个从事社会治安的警察来说,他所管辖的地区当然是小偷越少越好。最好是归“0”,虽然这也许是一个永远难以企及的目标。

这是一部关于小偷与警察的社会调查报告,在叙述时分两条线交叉进行,一条线是反扒警察胡雪林的心灵成长史;另一条线是小偷的口述实录。

笔者要在这里特别提醒有关公安办案部门,我在采访时向采访对象已经承诺,他们的口述记录材料,不会用来作起诉和量刑的犯罪依据,我不是检察官,我调查采访的目的是为了研究社会问题,是为了考察人性变异的深层次原因;我在这里也要提醒读者,小偷们用来作案的手法均已在公安部门的掌控之中,千万不要去仿效;同时,我还要说明,为了在拙著公开发表后不会对被采访对象的正常生活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小偷的名字全部为化名。但我保证口述实录均根据采访小偷的笔记整理而成,没有任何笔者虚构的成分。

A章  战事荟萃

——一位反扒“神警”的心灵成长史

人类历史记载是由许许多多的阴谋、背叛、谋杀、屠杀、革命、流放构筑而成,而这些最恶劣的结果乃出于人的贪婪、结党营私、伪善、背信忘义、残酷、狂怒、仇恨、嫉妒、情欲、恶意与野心……

    ——乔纳森·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

1、感恩“猪毛”

胡雪林进入专业反扒这个行当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而他被人发现和自己发现自己具有特殊的反扒天赋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

胡雪林1962年12月21日出生于江苏泰兴县珊瑚公社得胜大队,那时“文革”尚未结束,因此乡村均称“公社”和“大队”。他家兄妹共5人,但生活在当地的村子里还不算最困窘的。幸亏有他的父亲在镇江市猪鬃厂当工人,每月有数十元的工资收入供养一家老小。当然还得靠母亲在地里的扒拉土疙瘩。但在那个年代,农村家庭中有一人在城里国有单位吃皇粮,是让村里人人羡慕的事。过的日子,也就相当于如今城里的中产阶级了。尽管小时侯他的早餐都是玉米糊糊,一个月也喝不到一口肉汤,但毕竟有东西可以填饱肚子,用不着吃了上顿愁下顿。虽然猪鬃厂听起来似乎不怎么“高雅”(“猪鬃”不就是“猪毛”吗?),很多人也不明白猪鬃厂干的是什么勾当。但每月有固定收入,这是硬道理。至于是跟“猪鬃”打交道,还是跟“猪粪”打交道都不重要。活命要紧。

这样,胡雪林高中未毕业,就顶替父亲进了镇江市猪鬃厂,子承父业,继续吃“猪毛”饭。这对当时的农村孩子是如同“鲤鱼跳龙门”式的命运的重大改变。那时农村流行一句话:“眼望大烟囱(指工厂),心里热烘烘”。因为那时大学高考尚未恢复,农村孩子改变自己命运的道路主要是当兵提干或是通过各种关系到工厂谋到一份拿工资的工作。

他脑瓜活络,肯干且能干,很受厂长的器重,几年后就当上车间主任。时值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看到很多人下海挣钱,胡雪林也怦然心动。也许他看到了国营工厂迟早要衰落的命运,就果断地辞去了车间主任的职务,而把一个普通职工需要完成的定量工作承包给一位临时工,自己则一心一意做起了生意。他起步经营活动是倒卖中华香烟,每个月到外地去批发中华香烟到镇江来卖,每次的利润在2000元左右,在当时可算非常丰厚了。因为人们的工资普遍每月只有区区数十元。后来,他又承包了一家小旅馆,同时在旅馆外的街头摆了一张台球桌,来玩的人计时收费。这是在当时的年轻人中很时髦的娱乐活动。

猪鬃厂在胡雪林离开三年后即倒闭,转改为织布厂了。除了空壳子厂房还是老模样,里面的瓤全换了。胡雪林庆幸自己及时转行,否则,他就成下岗工人了。

胡雪林算得上中国最早的一批扔掉“铁饭碗”下海的生意人。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20年后的今天会不会成为一个身价不菲的老板?但一个偶然的机缘,却使他干起了“反扒”的行当,成为名震一方的抓小偷的“九段”高手。

这个偶然的机缘是如何发生的? 

2、“救命恩人”

大老板与小老板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大老板只要说:“yes”、“no”就行;小老板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

因此,小旅馆老板胡雪林每天要做的一件事是,到镇江最大的长途汽车站出口,高举木牌,上面写着:“欢迎入住XX旅店,价格优惠”,为旅馆拉客。不停地对走出来的旅客问:“要住宿吗?”他的个头高,有一米八三,举起的牌子也高,因此在车站出口处格外醒目。他拉到的旅客也常常比别的小旅馆多。这种非常原始的拉客方式,现在已经见不到了。过去我出差时,在长途汽车站和火车站的出口,经常看到举满了小旅店拉客的牌子。

某一天中午,胡雪林照往常一样举着牌子在人头攒动的车站出口处拉客。这次拉客经历,又一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正当又一批旅客蜂拥而来时,胡雪林正不停地问:“有要住宿的吗?”忽然,听到有人用胳膊揣了他一下,大喊:“大个子,帮我抓人!”胡雪林懵了,问:“抓谁?”一个人说:“我是公安的便衣,帮我抓小偷!你抓那个大个子,我去抓那个小个子!”“好!”胡雪林没有犹豫,按照他的指引冲过去,把那个大个子青年掼倒在地。大个子小偷比起胡雪林来只能算小个子了。搏斗起来显然不是胡雪林的对手。胡雪林几乎没有费太大劲,就把他按倒在地。便衣警察跑过来,从青年的三角裤里掏出一大把他刚刚偷摸来的钱。

这时,一个老汉跑来,一头就跪倒在胡雪林脚下,连声呼叫:“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啊……”胡雪林一时手足无措,指着便衣警察说:“不要谢我,不要谢我,要谢他,是他叫我抓的!”

老汉是淮安农村人,此次为治疗老伴的食道癌,向亲友借了1400块钱到镇江来寻医。没有料到在下车时揣在怀里的钱全被小偷掏了。倏忽之间,他老伴的救命钱又失而复得,老汉激动得几乎额头在地上要磕出血来。胡雪林把老汉扶起来,陪着便衣警察押着戴上手铐的两个小偷到附近的派出所做笔录。

胡雪林这才知道了抓小偷的便衣警察叫田野。完全出于好奇,他很想弄明白,田野是如何发现小偷的?小偷脸上并没有盖章,他怎么一眼就能判别谁是小偷?万一抓错了怎么办?这里有什么窍门吗?

“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胡雪林为了把脑子里的这些问号拉直,特地请田野到车站对面的饭馆小酌。田野觉得胡大个子很有趣,他帮助抓了小偷,应该是请他吃饭才对,胡雪林反而倒请田野吃饭,弄得田野也有点不知所云。两杯小酒下肚,田野才发现原来胡大个子要跟他交个朋友,是因为对抓小偷发生兴趣了。

“田大哥,你是怎么看出谁是小偷的?”

田野就开始摆龙门阵了:“小偷的眼神和衣着都跟常人有明显不同。”

“哦,这里学问还挺大?”

“你可以留心观察,小偷的眼神总是在别人装钱包的口袋上溜来溜去。平常人怎么会特别留心别人放钱包的地方?还有,小偷穿的鞋子大多数为运动鞋或休闲鞋,不求好看,而是为了便于逃跑。小偷身边一般会背一个空包,或者胳膊上夹一件衣服,或者手里拿几份报纸,这些都是小偷用来掩护自己把手伸进别人口袋的道具……”

神聊海吹了两个多小时,胡雪林似乎还意犹未尽,说我要拜你为师,有时间再请你吃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