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1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三个死囚---【李 夏】

2011-12-02 18:36:3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801

 

一、冲出金三角

李治迴,男,27岁。因家庭纠纷将其嫂用菜刀杀死后外逃,先后流窜东北、内蒙、新疆、海南,最后来到西双版纳,经过边境小镇打洛进入缅甸,而后又流入泰国,三年后,被安徽警方从泰国清迈押解回国……

他之所以引起我浓厚的兴趣,其实并不仅仅由于他是我所在的公安机关首次出境执行公务的直接契因,也不仅仅因为在此期间,他曾先后在缅甸佤邦、泰国黄果园等金三角腹地蛰伏达三年之久的带有一种黑色传奇色彩的曲折经历;三年里毒窝狼穴里的生死应对;三年里诱惑与坚守对灵魂的煎熬,“身在异乡为异客”,即使是罪犯——一名犯了杀人大罪的死囚——无论他现在身在狱内抑或狱外,他的灵魂早已被纳入了法律与正义的彀中之地——亦禁不住对祖国与家乡的刻骨思念,禁不住甘受极刑的制裁,冒死也要回到自己的家园••••••

他可以凶残地杀人夺命,但却冒死也不愿背叛自己的祖国,或许,这种复杂的人性组合,这种矛盾的多重性构建,远非一种简单地“善”或者“恶”的道德评判所能概括了的;法律无情,显然是对一种犯罪行为的结果而言,而相对于一个人的灵魂来说,在不同的空间与不同的亮度的烛照之下,有时似乎并非完全混沌的一片墨色……

采访他的那天是在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幽暗的囚室里,他的眼里流露出与外面天空一样的忧郁,但他的语调却异常的平静:茫然、低沉、忏悔、反思,犹如一个历尽沧桑的老者,叙说起自己的故事,就像在回忆一段遥远而不堪回首的历史……

不过现在,还是让我们先从头说起。

1

早春,泰国清迈。

清迈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更是泰国北部的第一重镇。在泰国人眼里,它的重要地位无疑可以和中国的上海相提并论。

中国驻清迈总领事馆在清迈市的市中心。说是市中心,却又背靠着一座青山,山上林木蓊郁葱茏,显得很是静谧清新。于是这领事馆的建构也就具有一种乡间别墅般的风味。没有豪宅高楼,四周红墙围着的,只是两排棕红色的平房,但左右两侧的草坪、网球场以及房前房后的两个游泳池仍显示出它独特的身份和地位。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但中国驻清迈总领事馆的灯光仍是一片通明。紧张工作了一天的刘永兴总领事眉头紧蹙,端着一杯浓浓的绿茶,站在宽大的窗前久久地沉思。下午,领事馆接到了清迈移民局打来的一个电话,报称两名旅游警察在美斯乐查到了一名叫李治迴的非法移民,经移民局审查,是中国人,故与中国领事馆联系,请来人进一步核实,以便及时商谈具体的处理和遣返事宜。

清迈是泰国华人比较多也比较集聚的城市,无论留居还是旅游,都是各地华人来泰的必选之地。有些旅游者丢失了证件,或有些留居者因种种原因误了办理手续,都有可能被移民局当做非法移民来进行处理。遇到这类情况,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常常会设法为他们疏通渠道,消除误会,及时地帮他们排忧解难。

李治迴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

刘永兴总领事立即带着领事助理杨兴赶到移民局看守所对李治迴进行了提审,审查结果:他既无旅游证也无留居证,的的确确属于非法移民之例。

如果仅仅只是非法移民倒也罢了。领事馆与移民局每年处理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少见。弄清了他们的确切身份,办理一些有关的手续,通过湄公河,进入缅甸,再遣送云南也就了结了。但李治迴似乎还有其他的隐情。

在看守所对李治迴进行审查时,李治迴正处于昏昏欲睡的朦胧状态。蓬乱的长发,手上、脸上到处是划破的伤痕,浑身脏兮兮地散发着难闻的臭味。懵懵懂懂中,他曾咕噜了一句,说他在家闯了祸了,他要回去,回中国去……但清醒之后,却又断然否认,再三询问,终是缄口不语。

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闯没闯祸?闯的是大祸还是小祸?是一般的打架斗殴、交通肇事,还是有大案在身,抢劫、盗窃、失手伤人、甚至——杀人?!

想到这里,刘总领事不由心中一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李治迴就是一个负案在逃的罪犯,决不能那么轻率地一遣了之。

他放下茶杯,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在黑色的真皮高靠背沙发椅上坐下,迅速地拟好一道电文,然后打开传真机,连夜发往国内,发给了中国合肥安徽省公安厅……

2

刘海石,作为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分管大案的刑警总队的副总队长,那份从清迈传来的中国总领事馆的传真电文,便自然而然地首先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电文在简要叙述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又称:“清迈警方将以非法入境罪将李拘留,判处后交移民局递解出境……李治迴国内住址是安徽省萧县,四、五年前离家出走,可能有案在身,请贵厅核实……”

事关重大,刘海石立即向分管刑侦的副厅长作了汇报,副厅长立即批示:由刑警总队督宿州市萧县公安局落实协查工作,并迅速回复。

萧县公安局的工作可谓雷厉风行!刑警们打开电脑,按动一下鼠标,一份份资料便在屏幕上迅速地闪现。然而,刑警们将所有的资料都看了个遍,则根本没有李治迴的档案。

会不会是化名呢?刑警们的大脑在高速运转。第二遍,第三遍,在看到第四遍的时候,一个叫李保会的名字定格在了众人的眼前:

李保会,男,1977年生,正与李治迴年龄相同;

李保会数年前负案出逃,连头带尾也算是有了四年,与李治迴的出走时间基本吻合;

再进一步查看李保会的档案,李保会的乳名叫做智慧,智慧——治迴,刑警们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们的大智慧毫无疑问地从“智慧”这个乳名上面轻而易举地便获得了一个小智慧:这两个名字不正是谐音吗?!

刑警们心中有了数——李治迴八成就是李智慧!

当然也就是李保会。

提起李保会案件,刑警们可谓印象极深。那是一起十分残忍地杀嫂案件,那案件在当时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3

5月,安徽萧县。

初夏的黄昏还略微地透出些许的凉意,但黑楼行政村陆庄自然村的村民李保会却仍然感到是那样的烦闷与燥热。

这显然不是天气的缘故。

他心头窝着一团火。

李保会性格内向,平日里寡言少语,见谁也唠不上三句话。阴郁的精神状态使得他不得不初二便辍学在家,却又看不上家传的烧窑手艺,更不愿在土坷垃里刨食过活。他执意出外打工,想要寻机干出一番大事业,出人头地然后再衣锦还乡。但几年的闯荡,不仅没混出个人样来,却落得心痕累累,穷困潦倒,不得不又回到这巴掌大的小村庄来。

这已经够使他窝火的了。

但现在,嫂子梁侠却又给他再添了一把火。

他是前天从外面回来的。回到家后,父亲已去外面打工了,母亲已去新疆妹妹处了,他便跟着紧挨隔壁的哥嫂吃饭搭伙。

但不料,刚刚过了一天,嫂子便不愿“侍候”他了。晚上,嫂子梁侠叫奶奶过来喝汤,喝汤是北方的乡言,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吃晚饭了。

奶奶颠着小脚就过来了。嫂子说:“俺奶,你给保会拎点面过去吧。”那意思就是说,别让他再过来吃饭了。奶奶无奈,她知道平日里小孙子保会就和嫂子不大顺溜,想想不在一块掺和也好,便接过大孙媳妇递过来的口袋,装了些面给保会送去了。

嫂子梁侠哪里料到,这一下便给她惹来了杀身之祸!

几个小时以后,刑警们接到报案赶到现场,嫂子梁侠早已躺在堂屋的血泊中毙命多时了。法医的验尸报告中这样写道:“……创伤集中在头、颈、面部,右侧颈部动静脉均被砍断,颈骨及延髓断离均为致命伤……”

案子的发生就是这样的突然和简单!当然这里所说的简单只是就矛盾冲突的白热化过程极其短暂而言,至于这其中包含的其他种种复杂的因素便远非一二句话所能说得清楚的了。

虽然,刑警们在分析他的犯罪动机时,对这些无法证实的因素始终无法理解,但对当时的李保会而言,他那性格上的弱点显然使他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了!

于是,惨案终于发生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