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美丽的雪莲花---【赵 旭】

2012-01-06 13:10:2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554

  亲爱的朋友你可知道?在昆仑山、柴达木盆地、风火山、可可西里、沱沱河、五道梁、安多、那曲、当雄、唐古拉山这些风沙弥漫、高山缺氧的生命禁区,活跃着一些美丽的女兵,她们把不屈的精神和无私的大爱献给了高原和在这里战斗的国家电网青藏联网工程的勇士们。人们说,战争让女人走开,而世界屋脊的自然环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亚于一场残酷的战争,可她们义无反顾地来了,她们将青春、美丽、无私与大爱献给了苍茫戈壁和雪域高原,她们的爱心像灿烂的雪莲花,在青藏联网工程尽情地绽放。她们就是武警二总队医院的四十八名姊妹花——
  黄艳华一位典型的南方女性,她和爱人周春林都在海拔4600多米的沱沱河卫生所,周春林是所长,她是护士长。周春林是江西永新县人,家在井冈山下,2009年4月电力天路复测时到了这里,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地震抗震救灾他去了玉树,其后他又到了沱沱河进行卫生所的筹建。2010年8月黄艳华把从小与她一起长大的11岁儿子留给父母,也来到了沱沱河。她告诉我,“老人溺爱孩子。缺氧我不怕,寒冷我不怕,我就是不放心孩子。孩子原先学习不错,现在受了影响。我给父母打电话,从来不说这里苦,就是让他们不要有什么压力。因为我们夫妻在这里压力很大,我不想让父母也为我们分担压力,父母为我们已经做得太多太多了,可我们却没有办法孝敬他们。”
  黄艳华笑着说道:“我觉得真正伟大可爱的是我们一线奋战的电力建设者们,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生命的禁区日夜工作,我们没有理由不保护好他们。有一个风火山上施工的民工,感冒了他还去施工,他说,不上工就没有钱,挣不上钱老婆娃娃就不好过。我们的第一例肺水肿病人是一个叫吾尔布什的彝族人。那天早上五点钟我们接到电话,去后他咳出的是粉红色的泡沫痰,没法呼吸了,拍片子整个肺部都感染了,非常严重。我们让他进了高压氧舱,两个小时后出来再拍片子就大不一样了,治疗了三天就好了。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例。高原病来得快,治疗及时准确去得也快。我在这里主要负责高压氧舱。我们在这里没法到理发馆进行理发,原先我们用刮眉刀理发,可我们现在已经自己买了推子自己理发。我们风火山的一级点终年皑皑白雪,两间孤零零的板房就在那里。那里一是用水难,要到六七公里外砸冰化水。有时大雪封路,只有在壶里装上雪在火炉上化了后洗头、洗脸、洗碗。这个一级点自己有个小发电机,每晚发一两个小时电,这两个小时太宝贵了,手机充电、烧水做饭都在这两个小时来完成。我们晚上巡诊要到那里去,我们问他们苦不苦?他们说,害怕吃苦就不到这里来。前几天我们还给一个牧民家里送了药,还送去了大米。藏区一定要搞好军民关系,这才能体现人民军队爱人民,人民军队人民爱。”
  杨琴所在医疗所在昆仑山下的柴达木盆地,她细条高个,瓜子脸盘,大眼睛,一笑脸上就有两个小酒窝。她是一个六岁男孩的妈妈,而且孩子的左手有先天的残疾,正在上小学一年级。杨琴的老公也是个常年在外的武警水电七支队的军人。在江西新余市时孩子的抚养、教育全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可是去年部队医院要到青藏高原来,她等到父母从美国回来后,才脱身于2010年9月7日准时到格尔木报了到,当天就上了昆仑山。当她来到她们的医疗站,黄沙滚滚,漫天漆黑,周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荒漠,她想这就是她救死扶伤的战斗岗位吗?可根本不允许她多想,一个个因为高原缺氧而导致各种疾病的病人接踵来到了这里,虽然此时她头疼、胸闷、气短,可她是副所长,病人就是命令,她放下行李就投入了救治病人的战斗。没过一些日子,一天晚上所里抬进来了一位29岁的小伙子,小伙子神志不清,处于半昏迷状态,一量血压,高压达到了220。可这个小伙子是个四川彝族同胞,没办法进行交流,那天她整整守了一个晚上。当小伙子治愈后,他所在项目部经理非常感动,说道:“不是你们治疗的及时,我们的这位弟兄可能早就没有命了。”上个月她一个人门诊量就1100多人次,最高峰时她一天扎了十六个吊针。
  杨琴把他们家里的一张合影让我看,她说:“孩子小时候对左手的残疾不在乎,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在乎他的生理缺陷,经常将手塞到衣服兜里。你想江西夏天三十多度的气温,他怎么能够受得了,他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心理疏导的年龄,可是我一个当妈妈的却不在他的跟前。”她说这话时,几颗晶莹的泪珠悄悄地滚落下来,砸在心头,心好痛啊!
  她说:“去年12月13日我回了家,下了车我第一件事就去了儿子的学校。我们母子俩相拥在一起,都哭成了个泪人儿。孩子长了这么大,我们还是第一次分开,没想到一分开就离得这么远。”
杨琴一说起儿子就滔滔不绝了。她说:“我这孩子学习很好,当着班长,他对地理非常敏感,他能够一下子在地图上指出我所在的位置。”
  我对杨琴说:“我真佩服你有一个好儿子。”我接着说:“你和你的丈夫这么常年分开,你想不想他?”
杨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不想是假的,能不想吗,可我们部队里的人大多都是两地分居,很多地方上的人不理解,但我们没有办法,穿了军装我的心里只有病人。”
  进了她们的宿舍,整洁干净。我想,到底是女人啊,到了哪里都有一颗善良的柔情,就在她们简单的房间里,竟然还养着两条金鱼。这怎么说呢?爱动物她就会爱惜生命,珍惜生命,她就会有博大宽广的爱心。
刘清和刘敏是一对24岁的双胞胎姐妹,比较内向。我到海拔4000米的西大滩工地时,姐姐刘清正在洗澡,刘清的妹妹刘敏在海拔4500米的五道梁工地。刘清显得很腼腆她告诉我,她与妹妹刘敏是同届都毕业于江西省新余卫生学校的,接到部队通知说要她们到青藏高原来,她们都感到很新奇,因为当时爸爸刘俊根已经去了那里,所以她们就义无反顾的来了。刚来到这里时刘敏感到很不适应。她告诉我,那时候她每天都会头疼、胸闷,这里人很少,会经常想家。尽管到了高原对女人来说,月经就乱了,可这里有那么美丽的风光,窗外就是连绵的雪山和大草原,还有藏羚羊、野驴和野牦牛等野生动物。另外,她们每天与为电力事业贡献的建设者们在一起,所以说再苦再累也觉得没有什么。我回到兰州后,刘清将她的一段日记发给了我,那上面是这么写的:
  “记得刚来西大滩卫生所的时候,被路上的风景所吸引。蓝蓝的天上没有一朵白云,视野开阔,一眼望不到边,荒地上不时的会看到一些牛羊,还有几处不知名的河流,公路长而不险。听说格尔木到西大滩卫生所的距离是120~130公里,差不多将近2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在我们西大滩卫生所不远处对面就是雪山,经打听,他们说这座连着的山叫玉珠峰。来之前听他们说,这里夏天会下雪,当时的我还不信呢?现在看来是真的。还有这里的空气,比平原上的要清新的多。因为这里人烟稀少,车辆也很少。我们这里住的都是板房,和项目部的人住在一起,房子的结构就像是小写字母“m”的形状。这里很少下雨,大部分都是晴天,前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居然还听到了打雷的声音,目前为止,打雷的声音听到过两次。记得第一次听到雷声的时候很兴奋,当时我还在纳闷,这个地方居然能听到雷声。因为以前下雨都没有听到过雷声。这时耳边传来我们许主任兴奋而又怀疑的一句话说:‘是什么声音啊?是不是在打雷啊?这个地方也会打雷?’然后笑了几声。还有这里下雪的样子和平原上的有一点不一样,平原上下的雪是‘雪花’样的,而高原上下的雪是‘球’样的。我们这里还经常刮沙尘暴,刚刚还是晴天万里,转眼间就乌云满天了,这个样子就是沙尘暴快来了,这个时候你一定要躲在屋子里。沙尘暴来的时候,地面上的沙子,灰尘随风一起飘舞,还有那风吹的声音,听起来很吓人,像鬼哭狼嚎,感觉房子都快被掀起来了一样。到了晚上,天上的星星很多也很美,感觉离我们很近。一次就能看到那么多的星星真的很开心。其实在平原上我家那边是看不到那么多星星的,因为高楼都挡住了。感觉离我们很远。我们这里的伙食很好,有时三菜一汤,有时四菜一汤,分两桌。早上有时吃面条,有时吃稀饭和包子或馒头,包子、馒头是我们自己做的,有时吃炒粉。反正平原上能吃到的东西我们这里都能吃到。我们这里属于二级站,一共两个护士,一人上一天24小时班,轮着来。有三个医生,他(她)们也是轮着上班。另外还有两个一级站,下面靠近材料站的一个点和上面不冻泉的一个点。靠近材料站的有一个医生,两个卫生员。不冻泉有三个医生,一个卫生员。卫生所包含一级站的人一共有26个人。今年的看病人数比去年的看病人数要少,去年看病人数每天少则2到3人,多则7到18人。最忙的还是9月下旬,10月和11月上旬。有时晚上会接二连三的来病号。今年看病人数少了,3~4月份每天有1到2个或3到5个不等。5月份大概加起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病号输液,只有拿口服药的人。其实在这之前也有记者过来采访。他们都问到一个问题:‘这个地方苦不苦?’我说:‘没有啊,挺好的。’其实这个地方算不上艰苦,比起那些没有水、没有电,甚至没有粮食的地方来说,这里算是幸运的,是幸福的。不知不觉中我发现,从去年8月份上来到现在快8个月的时间里,我觉得我的性格,人际沟通等方面都在慢慢地改变。因为以前的我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喜欢说笑,喜欢一个人呆着的女孩子。也许是环境的改变吧,第一次离家来到这么远的地方,看到这么美的风景,在家那边是看不到那么多的星星、雪山和感觉不到的清晰空气的。真的很开心。就连我们主任也说:‘自从上山以后,刘青的性格比以前好多了。’同时也是锻炼自己的一个机会,锻炼自己在各方面变得更加成熟、稳重。我想,这一趟我没有白来,最大的收获是自己在性格、人际沟通等方面都有所改变。还有就是在这里呆久了,不知不觉中会想起《高原蓝》、《青藏高原》的歌。虽然这个地方没有像歌里写得一样,但是在我心里,这里一样很美。我会记住在这里的一切美好记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