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爱心助学记---【许柏舟】

2012-02-28 21:11:5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25

北京的声音

今年的“九·九”老人节,清晨阴云密布,太阳露不出脸来。路人略显寒意。马老爷子午休后,坐在书房,习惯地照例读书,略微躬身读着一篇关于永兴县教育基金会的网络文章。聚精会神中,忽然手机铃声响了,啊,传来了北京的声音!他接着电话:喂,您好!是我,……谢谢!……谢谢、谢谢!……是大家的共同努力啊!……对话中,真巧,江天为之一亮,庆云呈祥,丽日中天,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到写字台,洒上了晨曦般的日光。他惬意的脸颊融汇在其中,提笔记下了刚才的电话。他素有即兴记事的习惯,孙子的生活细节、自己当兵入伍的经历、地方工作趣事、人情交往世故……都一一记录在案,至今已有二十几本文卷。刚才这电话更是兴奋地记录了下来:马老爷子,祝你节日快乐,健康长寿!今天,我们在京就近的四位永兴同乡,趁这佳节,特意聚会,为您祝酒!您领导下的永兴教育基金会办得很好,您不惜余力为助学筹措了大批资金,改变了许多寒门学子的命运。我们,特别是我,深深地感谢您……

来电人是:中央党校在读研究生马国春,参加聚会的还有中央党校的一名教授、北京大学的一名讲师、国家编委的一名处级公务员。来电时间是:2011105日(农历九月初九)1310分。

马老爷子搁下笔头,微微颔首,双目渐渐湿润。自言自语道:没料到永兴教育基金会过去在省内、市内稍有名声,现在又传到了北京。他向笔者说:都是大家的功劳,我也倍感欣慰,这是北京的声音啊!

是呀,首都重阳之际飞来祝福,实实在在来之不易。

200512月刚退休的马老爷子,身不由己,未能享受清福,即接手了永兴县教育基金会的法人代表——理事长。经过五年多的含辛茹苦,艰难跋涉,面向社会,募集教育基金2003.68万元,其中奖优济困1008万元,资助大学、高中、初中、小学贫困学生7814人次,奖励优秀大学新生67人。受助贫困学生叫他们是“再生父母”,民众赞美他们是行善的好心人。永兴啊,一派生机勃勃,喜气洋洋!北京,同时增辉!北京的声音啊,真是字字亮眼,句句叩地有声!马老爷子啊,何得不心中愉悦!

贫困学子

马老爷子出山前,贫困学子这个弱势群体早已引起永兴县委和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他们在想,改革开放三十年,不争的事实摆在眼前:永兴县这块不大也不小的1979平方公里的行政版图,我们也算地方上的父母官吧,平心而论,没有辜负百姓。不是么?有人赞扬道:县境内生态优良的土地上草绿林茂,粮油飘香;煤炭之乡名扬遐迩,冰糖橙誉满南国,中国银都名惊四海;经济蓬勃发展,工农业总产值年年攀高,人均纯收入不断增加;城镇建设日新月异,高楼大厦林立在便江两岸;象征繁荣的超市、星级酒家一家更比一家壮丽堂皇;彰显气派、豪华各式各样的小轿车,结队鱼贯大街小巷;凸显美好的披红戴绿,花枝招展的美女、西装革履的俊男,熙熙攘攘展示在街头,和谐相处……也应该是升平盛世吧!

然而,另一侧面,引起他们的不安。

一个村民反映:这些混混呀,胎毛水未干,一帮帮冲去,一帮帮杀来。我邻居那小娃子才九岁也跟着跑,闹吃闹拿,还耍刀弄枪。昨晚一帮人追着另一伙人横竖砍了几刀,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个十五岁的小孩,白皮嫩肉,温柔得像个姑娘。在一家食摊上吃了面条就走,店主叫付钱,他点着鼻梁,不认识?我从来不买账!店主再一句没说完,他早已把摊子掀翻,扬长而去!

又一伙人在饭店吃了晚餐不付款就走。有人说了句公道话,他们一呼啦拥到他家,一个个横眉怒目,迫使他父亲交了1000元“保护费”才算了事。

最近搞的严打材料显示:有个经济发达生活富裕的乡,被立案严打的就有两个黑恶团伙,聚众上百,像蝗虫一样,一群群飞到这里猎食,一群群飞到那里捣蛋,到处作恶多端。重点打击的在逃罪犯就有二十七名。

在这些人中,有不少就是因贫失学的学龄少年。

有一名慈善的奶奶,用心良苦。怕自己这个失去父母的孙子再跟着混混瞎闹,只好把他关在家里,不准出户。

有位村支书的养女,豆蔻年华,正在上课,被两个混混喊出来,先给她甩了两记耳光,然后叫走。从此失踪,说她这样的有,那样的也有,最后至今未归;也就是这个乡的政法委书记,外甥女寄居自己家里,在中学读书,居然肚子越来越大,原来也是叫到外面被混混所为,还好,没有失踪!

……

这些人为什么会沦为混混,作乱乡间,甚至成为歹徒?他们为什么该从业的不从业,该读书的不读书?为什么这位善良的奶奶黔驴技穷,闭户育孙?是因为穷吗?

为了脱贫致富,县委、县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扶贫惠民,鼓励工商的爱民政策,尤其是向三农倾斜的政策就更多了!乱象如此,不全是因为穷,须综合治理!但贫困户存在,是现实中不可忽略的社会现象。概略地估量:全县贫困学龄儿童不会少于一两千。

贫困学子,困惑了县委、县政府!

贫困学子,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必须致力于教育强县,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必须让贫困学子走进学校,好好读书,绝不能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

三顾茅庐

县委书记赵立民,面对案头公安的汇报材料和民访记录,心头一阵阵隐痛,一位民营企业家曹爱佳(全县首届道德标兵),全程扶助6个孤儿上学的事实闪耀在眼前。为了扶贫治愚,让每个寒门学子都能上学读书,他拟把“永兴县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做大做强,更名为“永兴县教育基金会”。

决定容易,实施起来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到位。根据国务院(2004400号令《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教育基金会》属公募基金,注册原始资金不得少于400万元,理事长不得由在职人员担任,且必须具有法人代表资格,还要报省民政厅注册登记。

资金不是大难题,在原有基金的基础上,再由财政投入50万元即可。法人代表呢?也好办,理所当然由原理事长担任。她是退休的原县政协主席刘运蓉,继任无愧。

然而,刘运蓉另有考虑:面对全县数千名嗷嗷待哺的贫困学子,需求量不是几个鸡蛋、几瓶牛奶可缓解饥渴之需。这是一项宏伟的希望工程,资金越多越好,救助越准越棒!这个理事长,除了人脉上乘、奉公正直、光明磊落、吃苦耐劳、多思能干之外,还需春风化雨的人格魅力,更须投入不是猩猩相惜的深厚感情,而是炎黄古传的仁爱之情。面面俱到,我不能!这时,当年县一中的一个老同学的身影仿佛电影镜头一般在刘运蓉的眼前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了:

他,十六七岁,个头不高,单薄瘦小,一脸的清苦寒碜,倒也目光犀利,精神灼灼,一幅聪明伶俐的英姿。但是生活简朴到不可再二。他是十三岁失去母亲的单亲长子。送他读高中,全凭父亲一担一担,肩挑脚蹬,爬山越岭挑煤,再如此这般送到石灰厂卖掉,赚到块把几角钱,日复一日,积攒起来。所以他很珍惜父亲的血汗钱,不仅要奋发读书,更要尽可能节俭。一学期到头,从不吃零食,饥肠咕噜,也无钱加餐;穿着单薄,几至褴褛,土布裤子,膝盖处和两个屁股墩,打着一层又一层的大补丁,上衣同是百纳的土布中山装,好在洗刷洁净,那挑剔的女同学也不敢奚落;用钱更是针挑剌一样怕痛,不是学习之需,绝不乱花一分。往返回家,打着赤脚,徒步40公里,途中饥餐干风,渴饮井水,到家一样帮父亲做家务事,暑寒假一样干农活赚工分。但是,他天赋劳动本色,天性向善帮人。那时,正值国家遭受三年灾害困难时期,物质供应紧缺。一天他用自己卖煤炭挣来的钱,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买到一斤猪肉。回家煮熟后先盛一碗送给隔壁邻居卧床呻吟的候老大娘。

一个晚秋的下午,下课铃刚刚响过,同学们像天鹅着陆,操场、走廊、过道,所有的室外空间都是人,放松着绷紧的神经。这时,刘运蓉发现一位老人坐在教室屋檐下,头戴着一顶旧草帽,脚穿一双草鞋,肩上披着一条土布长澡巾,两眼四处张望。他是来为儿子送学费的。此时,他在寻找儿子。继而又发现老同学与这位老人步步走近,原来这是老同学的父亲。父亲满脸沧桑,身躯清瘦,步履蹒跚。老同学凝眸间,双目湿润了。然,见父亲却也矫健,富有活力,满脸佛光,充满自信,阳刚之气十足。老同学微笑了,父亲是一座山。那边的父亲,见到儿子,穿着一身补丁衣,尤显清瘦,左顾右眺,都是花样男女,老人双目混浊了,转而也觉得儿子挺精神,脸宇天宽地阔,眉宇间充满秀气。他的鱼尾纹舒展了开来,儿子是一条河!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