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走向崇高---【纪红建】

2012-06-07 17:04:1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094

纪红建

东方的少女

20065月,从上海飞往美国的航班上,并肩坐着一对50岁左右的男女。男的是个高个子,还披着长发,上唇留有一撇短胡须,戴着一副眼镜。不用猜,十有八九是个艺术家。女的个子也不矮,面带微笑,将头幸福地依在男的肩上。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女性。他们是第一次去美国,不过不是去旅游,而是去参加美国明州圣保罗市的国际石雕研讨会。

男的叫雷宜锌,是湖南雕塑院的院长,一位在全国很有名气的雕塑家;女的叫石洁莹,是名副其实的夫人。

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平静地飞行着,下面是茫茫无际的碧绿海水。这样的场景,为极具艺术细胞的雷宜锌提供了无限的遐想空间。

雷宜锌以前从没想过还会到曾被中国人称之为“美帝国主义”的美国来,他对美国并不向往,当时最大的梦想是要当一名画家。小时候的雷宜锌养成了这样的“毛病”:只要笔在手就会不停地画,上课的时候画老师,画前座同学的后脑勺。当老师抓住他画画的时候,也不禁惊叹,这家伙还画得真像!中学时,他意外地得到一本美术教科书,俄国素描大师契斯科夫的《素描教学体系》。正是这本书,帮助他奠定了坚实的素描功底,同时也为他打开了专业美术的大门。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未来满怀憧憬,可那个时代冷酷的巨手打碎了他的生活,打碎了他的憧憬。19704月,16岁的雷宜锌还没有机会受到更多更多正规的美术教育,就主动报名下乡,离开家乡长沙到芷江当知青去了。

客观说,雷宜锌是在逃避。那时,母亲被挂了“特务”的牌子,剃着阴阳头,被别人吐口水,父亲则被关了牛棚。一向最为敬爱的父母突然变成人人唾弃的“坏人”,家庭四分五裂。关键是年少的他还不知道这个突然的打击来自何处。正处于敏感时期的少年,忽然遭到被岐视被侮辱的厄运。周围的世界坍塌下来,家,已经不再是安全与温馨的港湾了。于是,他与许多其他同龄的中学生一起,挤上车去芷江的卡车。他没有告诉父母,心里有些不平和羞耻。然而,母亲毕竟是母亲。正当卡车要发动时,他猛然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并且不顾一切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母亲赶来了,手里还拿着两个包子。话也不知从何说起,母子之间未免有些尴尬,这却使离别变得比较容易。两个包子代替言语,说尽了一切。看着母亲挥着手的身影渐渐远去,16岁的雷宜锌感到一丝抱歉和不舍。两个包子握在手里,仿佛握着母亲温暖的关爱。卡车行了一路,包子在他的手里握了一路舍不得吃。

那无疑是一段艰苦的日子,知青们在恶劣的环境中生活与工作着,但雷宜锌并没有因为环境的艰苦而放弃绘画。从长沙来的时候,他也没有从家里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却将素描用具当宝贝一样从家中带来,并且随身携带,有空就画。他唯一的老师是宽广的田野、流淌不息的河水和静默的山丘。他甚至把画画当成写日记,无论是打鼓队还是抽烟的老农,每当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场景,他就画在他的日记里,再写上一两句话。只有要绘画的时候,他才忘记了困顿的环境,忘记了自己有“污点”的出身。

命运总在捉弄着他。虽然后来因为画画的名气增大,他先是被借到怀化铁路局从事写毛主席语录,写标语,画宣传画等工作,后来又被调到芷江县文化馆,但当长沙的知青开始利用各种机会返城,县里也不时会有一些回长沙工作或深造的指标时,他却总是与机遇擦肩而过。一次,湖南师范大学到芷江招工农兵大学生。在招生考试中,雷宜锌考得最好,但最后被推荐的却是他的同事兼朋友钱德湘。原来,招生的老师认为,之所以选中钱德湘,而不是雷宜锌,只不过因为那个本地年轻人看起来比较老实,而这个长沙来的知青一副文艺青年的打扮,吊儿郎当,实在看不顺眼。又一次,地区电影公司到芷江招美工,雷宜锌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当他赶回县里,见到两位招工人员时,就感觉事情不妙。两人都少言寡笑,一问原由,原来是看过档案了,档案中没有给其祖父的平反文件,不能把招工指标给他。他们感到很抱歉,说档案中的出身问题没有解决,谁也不敢担这个风险,把这个可疑分子招到自己单位。虽然因出身不好屡受挫折,但雷宜锌却从未放弃在艺术之路上的追求。

命运还是垂青了这个孜孜以求的年轻人。1976年,已经下乡6年、时候22岁的雷宜锌终于等到了回城的机会。这年,长沙服务公司下乡招工,雷宜锌根本没抱希望,因为有一名知青是服务公司的子弟。谁知这却是命运的转折点。因为那名知青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因为行为不检点,而丧失了这次招工的机会。周围的群众知道了这个情况,就向招工的人推荐雷宜锌。他们劝说那个招工的人说:“你们都是长沙人,要互相帮忙嘛,何必浪费一个指标呢?小雷是好人,这个我们可以打保票,档案你就不要看了。”工人出身的招工同志生性淳朴,心里一热,竟拍着胸脯答应了。回到长沙,服务公司的领导让雷宜锌选了一门手艺。他选择了摄影,在照相馆工作。由于他有了深厚的美术基础,上手很快,很快就掌握了照相的技术,尤其擅长拍摄结婚照。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