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纪实创作论道---【赵 瑜】

2012-06-07 17:26:3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948

——从三晋文化传承说起

【编者的话】

赵瑜先生在这篇文章中简略地叙述了山西文学发展延续的脉络,强调了写实传统在其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很受启发。其实,仔细想,不光是山西的文学,在其他地方,乃至在中国文学史上,情况也不无类似。因此,我们应当意识到写实在中国文学中的价值和作用,在今天这个非常复杂多变的时代,在一般虚构不足以表现真实生活戏剧性的时候,充分地发挥写实作品的特长,也许会是文学创作的一个出路吧!

一、小说不宜言正事

中国古代文学久有纪实传统。去年春上,我和顺民、骏虎、黄风、玄武采写《王家岭的诉说》,专程从河津过往黄河西岸,瞻仰司马迁庙堂。老先生一部《史记》,让后人研读感叹,千百年不衰,看样子还将持续下去。而中国戏剧与诗歌,骨子里多是纪实性质。《诗经》乃文学史上现实主义先声。有说法认为,中国文化传承中,写实性散文包括文章种种,乃纪事说理之正宗,往往于史籍中列为“史部”,小说作为“闲书”发韧较晚,专讲坊间故事,在史籍中列为“子部”。换言之,古代小说家总是邪性些,春秋野史,影射象征,嘻笑怒骂,讽刺传奇,虚衍想象,娱乐补偿而已。倘言说正经事,则必用写实手法,大事如筑堤修庙,战争疫情,小事如乡举婚丧,猛男烈女,都要具实奏表,不得虚构。一篇华彩碑文包括墓志铭,实际上就是一篇精短人生报告,同时寄存着世道理想与文化传承。

自中华民国上溯历朝历代,不以小说言正事,既成定论,那么,又从何时起,小说进入了宣传教化的主流呢?我的浅陋想法:始以小说言正事者,首推晋人赵树理是也。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期,赵树理先生身为中共太行根据地优秀宣传干部,写出《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等一系列浸染着浓郁政治意识形态的小说,就是要在斗争生活中发挥“老百姓喜欢看,政治上起作用”的实际意义。作品由根据地领导人彭德怀推荐出版,从而小说不再是闲书。在此前后,毛泽东于19425月发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强调一支文化军队与一支武装军队同等重要,文学艺术要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中共文艺界诸多领导人很快以《向赵树理方向迈进》为总主题,隆重举荐此类小说,赞誉赵树理是贯彻《讲话》精神的突出代表,巩固张扬“二为”文艺方针,直到1949年进城执政后,数十年不变。以“三红一创”为代表的小说作品在中国文坛雄居主流地位。山西前辈作家马烽、西戎、孙谦、胡正、束为、郑笃等,与赵树理先生同道,坚守“二为”方向,开创“山药蛋派”一代文风,卓越地完成了执政党文艺工作者“政治上起作用”的光荣使命,形成了具有浓重红色革命印记的新小说叙事传统。

不过,以小说方法言正事,终归很别扭。我一向认为,好的小说就是天才所为,正常人做好平实文章就不错,说不定还有些史料意义。我自认笔拙,若以小说言正事极笨,只好照实写至今日。受本土文风影响,我在报告中也汲取了若干小说手法。事实上,山西作家做小说,哪一位不是纪实底子?从赵树理到“西李马胡孙”再到新时期“晋军崛起”作家群,无不以贴近生活为自豪。倘若完全虚构,没依没靠,没着没落,大家失却了黄土生活实景,恐怕是谁也写不出来的。

我写作《寻找巴金的黛莉》时,也常常想:中国文艺极具纪实传承,看古代戏剧舞台上,大半取材于真人实事,戏文中则一律使用真实地名。诗歌方面更是如此,《石壕吏》《长恨歌》都是由纪实而来。纪实散文以《史记》为代表,形成中国历史上抒写“文章”之正宗;从《东周列国志》到《三国演义》再到《水浒传》,无不鉴取于正统史纲,《西游记》中的权威无非是把朝廷搬到了天上,八戒更是一位典型国民。《红楼梦》实为家族纪事。纯粹的虚构小说十分稀有。中国文化传统,以孔孟之道为治国“天理”,充分关注了皇权、专制、战争、郡县、科举、民生等诸多现实问题,秀才群体读死书奔仕途,缺失了宗教文化背景,千百年间个人主义无法抬头,何来虚幻写作?

那天见到李建军先生,又谈及这一话题,建军便讲:中国古代文艺理论当中,确实没有所谓的虚构说,都是在以“真”为基础的纪事前提下,宣讲如何写得更生动,直抵于“善”。而小说写作中的虚构概念,则是引进西方《文学原理》之后才推动开。虚构小说渐成主流,应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的事吧。

随着20世纪工业化、信息化社会的到来,西方社会全面推进纪实写作大潮,从此告别了19世纪虚构小说的辉煌。

尽管我们引进并实践了《文学原理》中的虚构理论,但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身不由己,事不由人,中国近百年来的小说,依然建立在牢固的现实生活基础上。我甚至想说,优秀小说实在是天才所为,普通人好好写文章就行。

经过一番纪实与虚构的鸡尾搅拌,从学理上讲,中国当代纪实文学在严格遵循事件真实性的同时,很需要有意识地向小说甚至戏剧做法倾斜,运用现代小说叙事中的优良技巧,创造和使用精美语言,注重伏笔、悬念、结构等创作法,以增强文学性因素,提高作品的血肉生命含量。总之我们必须学会讲述好看的故事,从而把坚守真实的报告文学,变成经过艺术锤炼的文学报告。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