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冈仁波齐的诱惑---【杜文娟】

2012-06-07 17:29:3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031

一、神山的味道

让我轻轻走进你清纯的梦乡   你自然的模样你和谐的乐章

让我好好听听你天籁的歌唱   你自由的飞扬你快乐的时光

                                     ——《吉祥如意》

此时此刻,我在陕西自己的书房里,低声朗诵这几句歌词,划动火柴,点燃藏香,袅袅香烟之中,一遍又一遍回味阿里时光。

火柴,是普兰县科迦村的欧珠给我买的印度火柴。藏香,是我从拉萨带回来的尼木藏香。此前,我不信教,不燃香。当下,依然不信教,燃起香烛,只是一种仪式,对这些文字,所持的神圣和虔诚的情感。

几年中,我五次进藏,三次抵达阿里这片广袤高原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从神山圣湖旁边经过。

直到20115月,我去神山脚下的塔尔钦镇,寻访神山志愿者之家的创建者任怀平时,住在简陋的客栈里,同屋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一不是刚转完神山,或正准备转神山的信徒和非信徒,他们对我到了神山脚下不转山而大惑不解。

有人对我说,不就是两三天时间嘛,大不了死在山上,你要知道,许多人都希望死在转山路上,那是他们一生的夙愿。

我摇着头,慌张地说,不行,我还没有活够,不能死,就是死,也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拜访完任怀平,乘了四个小时汽车,去往狮泉河镇。

一位叫张春阳的年轻人对我说,杜姐,你要写阿里,绕不开神山圣湖,不转神山,就写不出神山的味道。

他的这句话,利剑一般刺向我的神经。

沉默了许久,我说,我不想死。

几个人哈哈大笑,不想死就不死吧,没有人强迫你死,又不是所有转神山的人都会死,死的只是少数。

当我再次出现在塔尔钦镇的时候,任怀平和几位熟人一见我,就对我说,你的状态不适合转山,得休息适应几天。况且,马上就要过萨嘎达瓦节了,过节以后转山,更能祈福保平安。

我坚持在过节前转山,转完山以后,参加萨嘎达瓦节,然后,回到狮泉河镇,继续忙碌。

所有来塔尔钦镇的人,都得出示身份证、边防证,转神山,还得在边防派出所办理单独的通行证。

我与四位叫不上名字,又同住一间房屋的男女一起,结伴转山。出发的时候,是个寒冷的清晨,天上飘着细小的雪粒。

一位两年都没有联系过的内地人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梦见我了,梦中的我不理睬他。

我说不会吧,怎么在我转神山的时候梦见我,是不是在跟我告别。

同行者安慰我,不会的,你如果死了,我们把你托运回去。

这一天,是2011613日。

大金广场,也叫经幡广场,是过去牛羊交易市场,每年萨嘎达瓦节佛事活动,都在这里举行。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见神山雪峰。广场附近有一座寺庙,寺庙的喇嘛经常帮助逝去者天葬。天葬台就在广场靠山的地方。我不敢仔细仰望天葬台,有一些胆怯。天葬台四周,凌乱的散落着棉被、衣衫、藏袍。有人说,那是包裹尸体用的,尸体天葬了,灵魂随了衣服散开去,就可以顺利的进入下一个轮回。

转山道上、大金广场、天葬台附近,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游荡着老老少少的家狗野狗。一位佛教徒伤感地对我说,塔尔钦的野狗无一不是吃过人肉的。

因为这样的话,每次见到狗的时候,都远远躲开。

大金广场,五彩缤纷的经幡随风飘扬,阳光已经普照,解开棉衣扣子,歇脚拍照。

顺时针转山者越来越多,逆时针转山的人较少。

冈仁波齐,被佛教、印度教、古耆那教、苯教,视为世界的中心。在这条转山道上,前三者顺时针转山,苯教逆时针转山。人们不会因为方向的不同而产生异议,都会微笑祝愿。神山就像一双宽厚慈爱的大手,把所有人汇聚其中,传递着同样的温暖。

我们自然是从众者,顺时针而行,走大环线。

转山道分两条,外线是以冈仁波齐山峰为核心的大环山线路,全程50多公里。徒步需要3天时间,体力强健者,两天也有走完的,磕长头则需15-20天。内线是以冈仁波齐南侧的因揭陀山为核心的小环山线路。

徒步转岗仁波齐,从塔尔钦镇出发,经过大金广场、曲古寺、哲热普寺、尊最普寺等,其中还要翻越海拔5600多米的卓玛拉雪山,最后回到起点。

夹杂在络绎不绝的转山者中间,开始还惶恐不安,万一高原反应,体力不支,困在荒山野岭,可不是开玩笑的。以前,到纳木错的时候,高原反应折磨得我恶心呕吐,欲死不能。冈仁波齐转山道,海拔远远高于纳木错。

担忧自己的身体,是所有转山者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也超脱不了。

说笑声多了起来,认识的不认识的。骑马的,徒步的,磕长头的,被人背着走的老人,小孩,高原反应者。藏族人,汉族人,印度人,尼泊尔人,德国人,俄国人。藏语,汉语,英语,各种各样听不懂的语言。穿藏袍的百姓,披红色袈裟的喇嘛,身着黄色袈裟的印度僧人,穿时尚服装的各国游客,全都汇集在这里。逶迤在这条古老的,热闹的,崎岖的,艰辛的道路上。

肤色不同,民族不一,国籍各异,男女有别,老少皆有,神态表情却是相同的,虔诚、幸福、喜悦、满足、快乐、热情、友善、爱怜、肃穆……

当然,冷漠也是有的,在不计其数的转山者中,只见过一位一脸严肃,高扬着头颅,漠然着双眼的男人。这个人显然是内地人,脖子上挂着昂贵的照相机,身穿高档户外防雨服。独自一人,走走停停,摄取风景。有好几次,我们的眼神差点对接,都被他不屑的避开。我则满脸喜悦与欢畅。

走到险路的时候,纷纷坐在石头上,相互问候,语言不通,一个手势,一个微笑,就能相通。那个人却匆匆而去,形同陌路。一个念头突兀而出,这个时候,假如他高原反应,痛苦得死去活来,会不会有人救他。假如他一不留神,顺着冰川滑到冰河里,会不会有人安葬他。

答案是一致的,绝对会有人帮他。尽管他高傲得如同一头斗胜的男牦牛,与虔诚友善的转山者格格不入,但这是一条流淌着慈悲与博爱的通神之道。不但今天有人帮他,千年前的古人,也会关照他。

夜里,住在希夏邦马宾馆,这是一家简易的两层楼客栈,供转山者歇脚住宿。院子里拴着牦牛和马匹,也有自带帐篷,在牛粪与马粪之间安营扎寨的。

屋顶上掉着一根长长的电线,却没有灯泡。进进出出靠手电筒和没有信号的手机照明,好在月光皎洁,如水似银。柴油发电机轰鸣了一阵,就不再响起。恍惚间,一阵冷风,一阵雪粒,一阵马嘶,一阵诵经声。除此之外,就是寂静,浩渺无垠的寂静,气贯长虹的安宁。

有些头痛,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