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2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汉阳事件---【刘富道】

2012-06-07 17:30:3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587

 

这部书写了七年。为了让我的灵魂得到安宁。作为一名中共党员,一名中国作家,我没有给这些名份蒙羞,我尽到了一份历史的责任。

七年的光阴,加上精力,加上泪水,加上其他付出,得到的总和是一个字:值。

早先计划于2007年出版,那一年是汉阳事件的50周年。拖延几年,得到许多意外收获。其中厦门大学教授谢泳先生提供的资料,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提供的资料,使我对书稿做了多处改写。因此我说,拖延数年,减少讹误,又增色不少,值。

近些年来,我得了一种怪病,自称为废墟恐惧症,害怕灾害突然降临,居所变为废墟,将电脑文件化为乌有。因此,随时将书稿拷入笔记本电脑,拷入U盘,拷入移动硬盘,甚至从我的一个电子邮箱发送到另一个电子邮箱里保存。

今天看着电子文本就要落到纸本上,我的恐惧症将不治而愈。也不怕突然丧失写作能力,后来人有了这个版本,可以继续做功德圆满的事情。

我珍惜每一位与我同泣的读者的每一滴泪水。但愿泪水能够洗涤我们民族精神的尘垢。

绪章  校园里响起了枪声

我曾经无数次努力忘掉这段历史,唯恐它从我的记忆中泄漏出来,以致招来不测之祸。

那时的日记本,作文本,毕业合影,全都销毁了。在那两本日记上,有我写作的诗歌,记有一些校园趣事,还有一些朦朦胧胧的情愫。我的两位语文老师在我的作文本上,分别写过“未来的文学家”、“小说的雏形”的评语,正是老师的这些评语,促成我在辍学之后,默默地踏上文学之路。

汉阳一中——一个令我痛苦难堪,令我恐怖惊悸,令我不敢记忆的学校。我们的毕业合影照片,背景是学校大门,汉阳一中的校名赫然悬在头顶上,因此必须销毁它。

然而,有些记忆又挥之不去,那些令人不寒而栗的情景,常常让我被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今天我又重新拾取那些记忆的碎片,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拼接缝缀在一起,那一段段往事又历历在目。

1956年,我于湖北汉阳二中初中毕业,被保送到汉阳一中,令我喜忧参半。喜者,无失学之虞,也无备考之累。忧者,此前的汉阳一中只是一所初级中学,我的直觉是由初中老师来履行高中教学,我为读来读去走不出汉阳县境而暗自不悦。更想不到,命运的安排,在一年以后,我成为汉阳一中这所人间炼狱的一名受难者。

汉阳一中的前身为汉阳府晴川书院,汉阳府中学前堂,始建于20世纪之初,位于汉阳府城。后来成为汉阳中学。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之后,于1950年随同汉阳县府撤出汉阳城区,迁往汉阳县蔡甸镇,成为公立汉阳县第一初级中学。1956年汉阳一中开办高中。

1957612日至13日,震惊中外的汉阳事件,发生在汉阳一中。

新华社主编的供上层人士阅读的《内部参考》,刊登了当月17日的报道《汉阳县发生一次暴动性的中学生闹事事件》,随后又刊登72日的报道《汉阳县第一中学暴动事件详细情况》。

此事惊动了毛泽东主席。1957年是一个多事之秋,权延赤在他的《毛泽东与赫鲁晓夫——19571959年中苏关系纪实》一书中,把从全国各地传到毛泽东面前的报忧信息,比做“雪片”。他这样写道:

蓦地,毛泽东掀起眼帘,目光从那堆积桌案和床铺上的“雪片”一掠而过。

旋即合上眼。

鸣放和辩论者中,有人不满足于批评个别弊病,而是对整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原则发起了挑战!特别是武汉发生的规模不小的学生示威游行,竟呼喊出“欢迎国民党!”,“欢迎蒋介石!”比匈牙利事件的规模小,性质却更加恶劣。匈牙利还没人喊“欢迎法西斯”“欢迎霍尔蒂”!

不过飞到毛泽东面前的这个“雪片”失真了,没有人告诉他真相。

汉阳事件,其实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发性的学潮,当时被妖魔化为有组织有计划的反革命暴乱,以现行反革命暴乱罪判处了3人死刑。在被判处徒刑的师生中,包括一位哺乳期的28岁的女老师,一位年仅16岁的高一(2)班同学。

被处决的3人是:汉阳一中副校长王建国,汉阳一中语文教研组组长钟毓文,汉阳县文化馆图书管理员杨焕尧。他们被称为“汉阳一中反革命暴乱事件”的首犯或主犯。

那一天是195796日。号称一万二千人大会,在我们学校的大操场上举行,刑场在我们寝室后面的土坡上。当3声枪响(有人听见4声枪响),人们像潮水般地涌向土坡,又从土坡上陆续退下来。我来到土坡上时,看客已经不多了,眼前情景惨不忍睹。地上躺着的是我们年轻的校长,年轻的老师,和一位65岁的无辜老人。年轻校长的长裤和鞋,已经被人脱走,双腿双脚赤裸着。他的同事回忆说,那是一条灰色的长裤,料子比凡尼丁好些,好像是灰色的毕叽。杨老头站在台上时,一直不停地哆嗦,如果没有两位警员架着,早瘫倒在地上,这会儿一动不动地躺下了。这块岗地已经被人们践踏得寸草不留。

我不能在这里描述我当时看到的一切,那是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我无数次想在头脑中抹去这段记忆,又做不到。上帝在设计人类大脑时,本应该装上一个Delete键,让人们可以随意删除不需要记忆的东西。

那个土坡东面坎下,有一口小小的池塘,池塘终年不涸,清冽冽的池水,菜农用来浇地。我们那幢宿舍有些同学,每天早晨就近在这里打水洗漱。有位中年菜农每天早早守候在这里,用警惕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们,不让我们把肥皂水倒在他的菜地里。自从校园里响过响亮的枪声之后,同学们都心照不宣,不再到这里来取水洗漱,自觉地到校门口去用井水,这位中年农民再也不用早早来这里看守了。他是一位间接的受益者。

全国各大报纸都报道了这一事件。一些大报连篇累牍地发表了消息、通讯和社论。还摄制了新闻纪录片在全国播放。

汉阳事件在海外必然引起社会主义国家的密切关注。苏联《真理报》作了跟踪报道。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代表团,朝鲜国家元首金日成,先后到湖北秘密访问了汉阳事件之后的汉阳一中新校长。

当时驻中国内地的唯一西方记者路透社漆德卫,向全世界发出了汉阳事件的新闻。

当时中美尚未建交。美国青年代表团出席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节之后,有十多位美国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逅摹堋---【王洪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